1 April 2008

蚂蚁的愚人节

刚完成一份报告,不是应当有种解脱感的吗?怎么这么多蚂蚁在桌上爬。多少天了,纠缠着我,在桌面上画线,纵横交错。我想阻止,暴力的残杀,阻止不了,重生了,一天天。甜的食物,对,早上的面包就是这样被丢掉了。那该死的衣柜抽屉,坏了,滚轮歪了,承载太多太多了。

怎么蚂蚁还是这么多,桌上、地上、甚至墙上,零散却很可怕!怕什么,每一步都是它们的末日,蝼蚁怎么偷生了?

该下楼收衣服了。什么,洗衣机不肯动?闹别扭?愚人节快乐,恭喜,12点了!必须重换一台,必须等一个小时!

桌上又是蚂蚁,就在装着苹果核的袋子附近徘徊。我知道你看不见,为了甜你愿意犯这个险吗?见一只杀一只,我是这么的残暴。可悲啊,明天的早餐吃什么?可恶的蚂蚁,这代表脏吗?昨天才辛辛苦苦地扫地抹地,脚板体验的清凉不是最好的证明吗?我忘了桌子?已经整理了的!怎么还会有蚂蚁?你是清道夫还是烦恼的粒子?你是黑色的尘埃!

真他妈的愚人节快乐,如果我日日夜夜愚笨地打扫房子,不会这个模样!如果我愚蠢地奉公守法,不会这个模样!如果我愚蠢的话,不会这个模样!

脸上的痘痘疼着呢,挤不出脓来,挤出来的是另一颗。蚂蚁还是为了甜不惜一切代价。我仿佛在搓揉它们的躯体,并没有快感!我只觉得我很残暴!为了甜它们不惜一切代价!即使在它们来说每一次受袭都会有强烈巨大的碎裂之音。

老师说几丁质的外壳,裹着的是透明的血。透明的血是甜的,相信现在是满手的甜腻。我杀了这么多。敢尝一尝这滋味吗?

1 comment:

xinru said...

我有蚂蚁药,
可以给你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