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pril 2008

是否

总觉得现在的陈宇昕不一样了,我说的是文字上的取向。以前的我,喜欢卖弄文字,其实并没有什么才华好卖弄的,实学真的不高,尤其是文字的运用,千篇一律,这是读书少的后果。

这个学期,接触到了台湾后现代主义的诗,有散文诗、图像诗、不像诗的诗,尤其夏宇拼凑文字的能力让人叹为观止。还看了刘以鬯这类的实验性小说、黄凡的后设小说还有韩寒的无厘头小说,更重新体验了周星驰的后现代潮流。

是否,刻意求新的念头就这样萌生了?我仿佛爱上了颓废、荒谬、不可理喻的各种形式、非形式。还记得那天,我看了垃圾诗派诗人老头子的<大树>时的震撼,感觉文字好无力又好有力。我最近都在做这个尝试,不知道是不是落伍了。我也尝试写小说,可是人生经历实在太少,没有新奇的情节想象,于是改写微型小说,企图达到一种隽永,尤其是像刘以鬯的<追鱼>那样的意义深长。

是否,我太贪心了。

5 comments:

yitjun said...

加油吧~~

pt said...

不是贪心,
是企图心。

piggytyx said...

谢谢呀~
企图心是源自于贪心的,哈哈,慢慢会成为野心~
天啊~
哈哈哈

pt said...

野心不好吗?
我也希望我有耶。
你控制控制下,
就是鼓励你向上的带你去目的地的动力。

piggytyx said...

哈哈,噢噢
控制控制控制
控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