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April 2008

不干净

不能去拜神,妈妈说。
为什么?我问。
不干净。

不干净?这几天确实被搞得很疼,真羡慕男生没有这种苦恼。记得第一次,和姐姐去游泳,先是觉得身体怪怪的,然后从泳池起来,撒了一池的红,吓坏了,姐姐赶忙带我到更衣室去,从此便觉得好讨厌哦。

统考来临了,小美她们明天想到坡底观音堂去求个安心。以前看婆婆在神台前念念有词,全是潮州话,我还背得出呢:众神众佛保佑,保佑我阖家大小,年头整年为平安如意,好人斡近坏人斡开,年头整年,为平安如意……好像背小诗一样,妈妈说很灵,全家都过得很恰到好处。那个雨天,我只不过是差点被车撞了,妈妈说就是婆婆的功劳。

家中大伯公牌位上的那张相片,像极了大戏中大胡子黑脸战将的风采。香炉上插满了烧尽的红色香梗,配合上左右两盏电子蜡烛,一片赤色渲染下更凸显黑白照中将军的神光,仿佛无时无刻照料着家中每一成员。

这几天疼得厉害,平躺开来用温水袋敷,没效。吃药,也没校。上课时,心情郁闷,又难以启齿,真怕他觉得自己善变,不解风情。于是闷上加闷。小美说要去拜观音,我真的有好多想祈求的,毕业前毕业后都存在太多疑惑了:想和他一起去同一个的方念书,所以先得把试考好,这太重要了。哎哟,真疼,连讯息也懒得回了。

妈妈不让我去,真没道理,人家又不是出去玩,正经八百的呢。明天怎么和小美说?都答应了的,烦死了!讨厌死了!

哟,谁让你把灯打开的?亮死了,我还得睡觉,明天要早起上学啊。
你不是有愿望吗?说说看。
谁?你是谁?
你不是很想找我吗?说说看。
好亮啊!我为什么要和你说,都是我的秘密。
秘密?我不知听过了多少秘密,来,说说看。
才不要呢!
那么,你觉得自己肮脏吗?
你偷听我和妈妈说话!
不,你说得很大声,我不愿意听的。很多的秘密也都是我不愿意听的。
啊?
来,说说看。
你有怪癖,变态的!
没关系,变态也好、神经病也好,我有很多化身。你觉得自己脏吗?
不,绝不!妈妈的想法很奇怪,只不过要去拜观音,紧张什么啊?
对,她的思想是有问题。按照她的推理,不止是你肮脏,而且菩萨也有洁癖。
也对。不过我不肮脏,只是有点疼,心情郁闷而已。
哈哈哈,不如听我说说,好吗?
来,你说说看。
遥远的西方有一位王子,他看见了生、老、病、死,决心修行。苦行中他发现道不在其中,于是开始接受人们的供养,随从以为他堕落了,但他没有。结果有一天,他在菩提树下得道成佛,在发扬佛法后,涅磐消灭……
你想表达什么?
佛只是人的想象,你把祂想成什么,就是什么。时代迁移了,可是对佛的想象并没有改变。佛依然穿着加沙。
是穿的不怎么样,赶不上时代。不过那又怎样?如果我把祂想像成为猪呢?
于是,便有了猪八戒,那是后来的事了。
哈哈,你很可爱叻,继续说。
以前的佛,对穿着并不十分讲究,后来才兴起了涟漪般皱褶潮装的风潮,风靡一时。
哦,佛也赶潮流的?
的确,人类世界在进步中,佛的世界何尝不是。只不过你们凡夫俗子对于我们的进步不加理会而已。我们不只有哲学,还有科学、医学,甚至各种科技,尤其是通讯方面。由于我们要兼顾的人太多了,也就是说,人翻倍翻倍地增长,而成佛的却没有几个,我们的工作有点超载了。所以……
“我们”?你……你是谁?
哈哈哈,还没发现吗?所以啊,就必须依赖许多仪器了,才能好好管理。
啊!
不要害怕,我知道你的难处。那年,当我第一次以女性形象出现后,我才发现你的难处。每个月的痛苦,并不是前世造的业,是为了孕育未来而准备的啊。我能体谅你的苦楚。为了普渡众生,我甚至决定不再改变化身。其实,你并不肮脏。是你们凡夫俗子赶不上我们进步的步伐而已。
难道说……
的确,的确,看来你有所领悟了,哈哈哈。
那么……
那么,我去也。
哇,时空穿梭机?

起来啦,起来啦,迟到了啦。
呜……妈?妈!
做什么?
妈,上完课我要去拜观音。
不行。
为什么?
不干净!

2008年4月4日
南洋理工大学宿舍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什么跟什么??
我看不明白neh????
你是宇昕吗??
harlo~~~

~yen~

piggytyx said...

当然不是我啦,哈哈哈
我在写小说啊
不好意思,借用你名字

Anonymous said...

这篇文章有特别到。。哈哈~~
很可爱,很有意思^^

橙色九月 said...

寫得還真是不錯~
我喜歡這類小小説^^

多寫多寫~
將來成爲作家別忘了給我寄上一本
記得要簽上大名
我是你的粉絲

我愛你
就是onli Euuuu~~~(要學唐三藏的腔調唱出來哦)

瓦卡卡卡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