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pril 2008

母校往返的校车

清早6点多钟,许多住得离校远的学生,不得不准备就绪,在家门口,或是某一条路旁的大树下,等待校车到来。或者匆匆忙忙的,深怕错过了时间,往往,巴士是不等人的。好多家长不放心,大概天还没亮,不忍让宝贝儿女只身前往已经再熟悉不过的路旁。治安不好的时候,偶尔还会发生勒索打劫的事件,好多家长不放心。

上了巴士,幸运的,找了个安适的位子坐下,倚着窗,阖上惺忪的睡眼,随着车子摇晃。没位子的,靠着座位旁的扶手,屁股对着昏沉沉的脑袋;或者只手紧握头顶上的横杆,瞧着窗外游移的车子马路,听着瞌睡者头颈摆渡时猛烈撞击厚玻璃的声响。偶尔,两个不认识的男女在睡梦中就这样陇在一起,一对头肩紧紧相依,缘分却在梦醒时消散。也有故意霸位子的,大都是男生,不肯把身旁的书包移开,直到心仪的女孩子上了车,穿过已挤满的人墙,好不容易才安顿好,两两相对。轻声细语的两个人,晃荡着,终于抵达校园。早晨的校车,气氛尤其安宁、恬静。

放学了,那些在校园里用不完的精力,全都发泄到了校车里。顽皮的低年级生喜欢高声喊叫,也许是玩游戏玩输了,或是某某触动了某某女生的尴尬处。偶尔也有意见不合,开始扭打的,这时后座的女孩赶紧跑去报告司机先生。于是,Uncle不能专注于驾车,转过头来大呼,不要这样子玩啊,远水始终救不了近火。或者哪个Uncle身边藏了根藤条,不过,那只能对付低年级的顽童而已。

高年级的,尤其是男生,腿上的长裤就是权力的象征,低年级的对他们是又敬又畏。他们喜欢在句子前后增加词缀,当然,是比较粗俗的话,尤其沙哑的声音更能震慑小孩子。这群说话很大声的大哥哥并不是无赖,反而人缘非常好,巴士上几乎没有几个人是不认识的。和小女生聊天什么的,并非有意要欺负,其实本心是善良得不得了的,一心要对人家体贴。往往这个时候,其他人围过来起哄,把两个人弄得羞答答,抬不起头来,大伙儿笑了笑都还是决定放过两人。就这样,感情一天好似一天。

有时闷得发慌,就必须对现有的纪律搞搞破坏。首倡赌博,也有不赌的,纯粹只想打牌。但车子摇摇晃晃的,扑克不好分派,出牌也偶尔因目眩而迟疑了许久,甚至出错了牌,还要大声吆喝,少不了几句粗俗的话来。也有真的欺负女孩子的勾当。也许哪个较勇敢的就一股脑坐在那女孩身旁,说了许多无厘头的话,女孩子不耐烦地要他滚开,就这样折腾了许久,连到家了也不肯放,说,不如你跟我回家啦。当然,最后这只是个玩笑,家,总还是得回自己的。

也有真正的情侣,校车成了他们畅情的场合。这是对大方的男女,往往就坐在后座,聊天之余,情不自禁,总要表演一些在电视上才能看见的桥段,深深地亲吻彼此的小嘴,依依不舍仿佛无人之境。观者大概会不满地批评,但却无所谓阻止这类事情的发生,毕竟情到浓时人自醉。

校车有两种,一种是有冷气的,一种是没冷气的。没冷气的开着窗子,一路程飘入无数汽车呼出的二手烟,呛鼻得很。而风,随着车子的速度成正比起落,往往把飘逸的秀头发吹得乱糟糟,不少人要拿出小镜子不时的梳理,或互相询问,我头发有没有乱。有冷气的,当然比较舒服,车费自然比较贵,但,出状况了更加无奈,因为窗子都是封死的。倘若冷气发牢骚不肯乖乖运作,那么一车子人仿佛被强行塞入狭小的三温暖室那样难受。高个子的必一马当先,伸长双手,把车顶的两个四方的通风盖打开,让空气稍稍流动,或拥簇到被临时打开的门口,享受沁凉的风。所谓时势造英雄,懂得献殷勤的,马上要牺牲某本小簿子充当蒲扇,为身旁的女孩扇风解闷,女孩也会满意地微笑示意,继续两个人看似空虚的话题。也有妒忌的要去奚落那马屁精,怎么我没有啊,好热啊。红着脸不去理她。

将近一小时的路程,承载了多少年轻的心。这些联系不断加速、减速、停歇、启航,兜兜转转,反反复复。作为缘分的载体,校车的摆荡仿佛泡沫奶茶的shaking,调和着、融合着一颗颗原本遥远的心,咸酸苦辣还有甜,五味俱全。如今,车子还在运行,载体却年年更新。

4 comments:

zekson said...

哈哈,现在还在宽中读书的我,感同身受哦!!!
以前住得远,巴士有冷气的,还真的是那样的情况……上学的时候,没位坐就把头靠在手上算了……为了打发时间而玩不赌钱的牌……
让我不禁怀念其以前的那段初中生涯呢~

Pianist said...

我的老爺冷氣巴士沒有冷氣的時候,高個子的誰也不願意自動把通風蓋打開,大概知道老爺通風蓋沒有潤滑油很難打開吧。
於是,我們只能在酷熱之下呆望通風蓋,偶爾不屑地看著高個子的,仿佛他們沒有為民服務的精神一般。
有一次,終于有個高個子願意把老爺通風蓋打開,卻因爲太難開而扭傷了手腕。通風蓋打開了,大家享受免費涼風卻沒有人願意過問高個子的疼痛。於是,高個子的悶悶地走囘座位,看客們則繼續享受廉價的涼風。

Gan said...

Is this your personal experience??? (regarding what you do in terms of trying to ...) haha

piggytyx said...

你觉得传神的地方自然不会完全是凭空想象的咯
都是经验,未必是亲身的,也许是观察到的,哈哈
作品不等于作者,散文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