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vember 2008

姑苏又一行 (28/10/2008)

和谐号很快地把两人送抵苏州,两个月前才来过的小生负起了导游的责任。第一站,虎丘。李流芳说虎丘什么都宜,上一次小生在细雨中游览,这一次,则浸泡在清爽的秋日底下。吴中第一名胜果然名不虚传,星期二的早晨还是人满为患。小生与易恩只好捡小路从东面上山。

小路风景青翠葱郁,仿佛是雨后的清新,呼吸着、漫步着,鸟语声声催人醉,一路上没有太多旅客,大多数是捧着小孙女儿的老伯或是推着婴儿车的为人父母。山青柳绿,一幅温馨的天伦之乐。虎丘环山河道对面是高级的住宅区,易恩惊异地发现居民的巧思——一块横板、一张玻璃桌、一张藤椅,还有一柄钓竿。多么悠闲的享受啊,可以一边欣赏虎丘的隽丽,一边耐心等鱼儿上钩,偶尔泡壶茶啜舌燥,阅阅报刊书物,那是最恬然的享受。




小试牛刀的大自然之鬼斧神工,栩栩如生一位老者画像

云岩寺古塔周围挤满了游客,男男女女、老幼中青,还有不少老外。小生告诉易恩此乃中国之比萨斜塔,易恩说:“那不就是烧饼斜塔了咯”。一位可爱的小女孩扮作了蝴蝶仙子,与另一名小弟弟在一旁嬉耍,浑不觉得残塔有什么好看之处。还有不少听信导游唆使,只要绕塔转十四圈,愿望就能成真。两人也转了一圈,然后作罢。



下山取道中路,把余下的剑池、第三泉、千人石等给游览一遍。出了虎丘大门,许多霸王车司机在那里高声拉客,十分烦人。前往留园的方法,两人选择了步行。两公里的路途,积累了饥饿,一家名号不起眼的“东吴面馆”引起了易恩的注意,原来是家老店,面条的形式与朱鸿兴面馆的十分相似,或许这就是苏州道地的汤面了。



易恩叫了一碗焖肉面,小生则是焖蹄青菜面加荷包蛋。咖啡色的汤底,滋味香醇,很符合南洋人的口味,加之面条爽脆可口,单是汤与面的组合就已经非常诱人了。配上焖蹄、焖肉,汤面浮出淡淡的油渍,汤味更浓。怎么上海与苏州毗邻,川菜、湘菜、东北菜、西北面……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苏州面馆呢?易恩把这一顿排在了第二位,第一位让给了前一天的东坡肉。小生则恰恰相反,认为东坡肉可以再焖烂一些。

进入留园,没有多大惊喜,与拙政园比起来,虽说是麻雀虽小,却始终有所不足。最大的回报便是欣赏到了一段苏州评弹的现场表演。留园里安排了不少节目,每日演出,因为园小,表演一开始,便能传遍四周,引来所有目光。正当众人静静欣赏这苏州瑰宝之时,一位身着肉色衬衫、笔挺西装裤、一双黑皮鞋的中年男子(不想说他的样貌是因为觉得不堪),莫名其妙跳入一旁泊着的、工人的小舟。这么一跳太重了,舟身摆荡,他平衡了好一会儿,然后坐下,满足不了观者们的期待。他自满地拾起竹竿划着,原来是在向一并来的两位女伴炫耀。易恩说:“怎么中国人这么爱现耍宝?”小生现在想起来也不想责怪这些可怜的人,他们身处人群之中,想脱颖而出,定当使尽浑身解数,做出一些特立独行的行为也不算什么吧。更何况那家伙,身材、样貌已然“不凡”,当然必须付出以更“不凡”的行为来取悦他的女伴啦。最可恨的是他登岸之时把竹竿放落水中,轻舟飘离石岸,平添工作人员的麻烦。苏州评弹缓缓的节拍、泛长的旋律配在了这部十分“敏捷”的动作爱情片上,相对成趣。两位评弹演员一定忿忿不平:“好家伙,跟我抢戏!”


玉人何处教吹箫?


盆景底座一派群魔乱舞



才刚踏出留园,有一位霸王车司机走了过来,问两人是不是要到寒山寺去,说好两人一共五块。虽然觉得不可能,但还是懒惰步行而上了车。他家伙转动了引擎,刚一踩油便说道:“一人五元,一共十元”。讲好价格一上车就变卦,两人怒不可遏,小生提声道:“不是说好两个人五元吗?不坐了。”那家伙还有脸说什么“你们听错了”之类。来中国旅游就会觉得旅游区里到处都是人渣!两人聊以自慰,总算没上当,还让那家伙发动了一次引擎,耗了他不少油。

终于,来到了寒山寺。这座小寺庙因张继的《枫桥夜泊》而闻名于世。地方狭小却增建了不少房舍,密密麻麻地拥挤在一起。寺院里的大小树枝、大小香炉大鼎,都满满系上了红丝带,那些都是花钱许愿的姓名与愿望,染红了寺院,仿佛喜庆一般。而枫桥景区两人就不愿意花钱亲去了,毕竟枫桥原来张继的时代也是没有枫树的,都是今人因诗而栽的景观。文字创作者们,若不能成为李杜那样名留千古,至少也要像张继一样,以一首名作征服天下文心,那便心满意足了。


无上菩提


最后一片红枫

在公车上打盹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来到苏州大学门槛。易恩苏州工作的同窗,忽然来电说肚子痛进了医院。两人只好赶往火车站,把夜票换了,提早返航。看看表,还有不少时间,便漫无目的地在苏州城平门附近闲逛。两人在平门桥底下等待路灯被点燃、等待苏州古城的发光。接着,人有三急,赶紧寻访厕所。易恩埋怨说:“不想上的时候到处都是,想上的时候又没有!”好不容易找到解手之处,两人逛了逛桃花坞大街的夜市,买了个韭菜饼填肚子。



火车上以打牌为消遣。一等座的位子实在是太宽、太大了,玩起牌来还得伸长脖子。回到上海,易恩说要看外滩夜景,很幸运的,今夜外滩灯火通明,明珠塔像仙女棒那样点亮了夜空。接着,回到南京东路吃日本餐,在他们打烊之前。也许是员工太累了,他们少算一盘生鱼片的钱,还送了易恩一张会员卡、一包他们独家的面巾套,当然,如今全归小生保管。

易恩在上海的最后一夜,当然还是住在豪华的“清水湾大酒店”咯,收拾好行李,边看着《我猜》,两人才昏昏睡去。第二天清早,道别了原来的老友,感谢了王总、沈经理体贴地照顾,小生一个人回到复旦去,恢复大学生活。

5 comments:

yitjun said...

你提到的德士司机
让我想到我们送你机也遇到这等事
哈哈~~~

Anonymous said...

忘了说:那个小女孩很漂亮一下!~
好可爱~~

fish said...

哇!竟然給你看到現場的蘇州評彈!

Anonymous said...

你的拍照技术很好eh..很厉害!~

~yen~

piggytyx said...

那天的德士都是肥肥的笨書包害的
我的技術是不差的,哈哈
謝謝稱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