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November 2008

京武闹海

两个人,站在外滩风景区,对岸陆家嘴上那颗明珠还未被点明,另一颗橙黄色的夜明珠却已冉冉升起,身边尽是熙来攘往的游人。这,应当是个浪漫的场景。镜头慢慢向二人聚焦、放大,卖糖葫芦的档口门可罗雀,打地铺的临时摊贩打包着货品躲避城管的到访,黄浦江的风打两种生意人中间过,打在两个男人身上——小生与笨羊。这样一个场景,不知多少次了,笨羊每次首先提出抱怨,为什么不是和鱼在一起,却要面对小生。其实小生才气,因为找不到对象,也找不到可以幻想的对象,莫名其妙地和笨羊一起。单身的总要被取笑。



等了拉链一个多小时,快不耐烦了,电话一通又一通的,就是不能准确找出对方的位置。搞了半天,回到原点,位移再次归零(路线:南京东路——外滩——十六铺——外滩——南京东路)。饿得叻!胡乱拍了几张照,才与北京帮的三位小姐,一同前往东路的萨利亚西餐厅(笨羊爱上这家小生推荐的店,大概是因为领薪水的人觉得太便宜了的关系)。

北京帮不经走,一路上只管大笑,南京路除了人潮就是她们的笑声,服务员都被吓坏了。比萨、意大利面、浓汤、雪糕,丰盛的一餐,足以体现上海没有特色的餐饮特色。本帮菜?哪里找?两个比萨,味道香的,吃起来没甚滋味;气味淡的,吃起来倒是津津有味。同理证得接下来的两个口味的雪糕,卖相、色彩与口感不可比拟,这便是食物的真理——只有在味蕾上经得起考验的,才是美食!

时间关系,小生就不能陪君到底了,赶着最后一趟列车回到江湾,还从江湾走了回宿舍,体验了冷冷清清的杨浦街道。复旦宿舍附近方圆十里只有几处灯火,萧条的夜生活似乎不应该是大学生们应该屈服于的现实,但,天天往酒吧打转的行为又太过分些,几成大学生堕落的沦陷区了。大学生两种——来读书的以及来体验大学生活的。

星期六是颓唐的一天——nba、nba、沃尔玛、ATP、ATP、英超——充实的眼部运动日。

终于镜头再次推移。这次速度很快,是一系列人群中的穿梭,华人、洋人、男女老幼,迎面的、尾随的,伴随着游览车的铃铛、助动车的车笛还有城管的吆喝,终于停滞在步行街的开头,上下微微晃动。

武汉帮也到齐了,还带上一位吉尔吉斯坦的朋友。这次少了笨羊,旅程依然出现一些“笨点”,路痴小生是最明显一大破绽。武汉帮揣着一袋袋行李随小生步行穿过南京东路来到人民广场,累了,于是在公园内坐下歇息。武汉帮借机清算一日消费,果然,中文系的,秉持着本系的坚毅信念,理不清一个所以然,数字概念一团糟——小生可是理科出身的!

Madi闹失踪后失而复得,一行人才迈开脚步,误入本帮公园招亲的擂台重地:1985年,江苏人,男……“喂,那个185公分的那个……喂,185公分”……都是些告示,贴的仿佛讣告一样,白纸黑字,就差一张大头照了。镜头只好仓促地奔走,没想到四周尽是生涩的英语口音,乍看之下,却一色清华人。

匆匆一瞥美术馆的钟楼,一行四人来到新天地。果然武汉帮很勇于摆造型,俨如花钱拍少女专辑一样,不肯放过任何“布景”。小生第一次认真看了看餐馆的价目表,惊觉原来omelet要价70人民币,此地果然是新天地,所有价码都是以往不曾有过的。

没良心的笨羊终于出现,但,主要是与其工友一起共度晚餐,顺势撇下了武汉帮一行。虽然新疆菜馆今夜没有歌舞升平,但食物还是相当令人满意的,除了一点油腻之外。一顿下来,实在上火,武汉帮无情地把吃不下的扔给小生做个了结。晚餐后,总算笨羊有良知稍尽地主之谊。在简单的分橘子仪式之后,众人才分道扬镳——杨浦、浦东以及武汉。

终于,北京帮与武汉帮轮流大闹了一次上海滩。由于两帮门禁森严,小生不敢透露姓名,请诸位见谅。此次的闹,虽不比哪吒闹海、五鼠闹东京那样轰轰烈烈,却也造就了不少细胞之死亡。首先是喉咙细胞——远道相见,口水喷洒了不少,声带用力过度,尤其是大笑;接着是食道与肠道细胞——酒肉穿肠过,无止尽的囫囵吞枣,就是最佳的待客之道;小腿肌肉细胞——省钱特色游,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脑细胞——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想,该去哪里;想,该怎么走……最后,心细胞——分离在即,最伤,心。


北京帮


武汉帮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真的很大胆
在泉城写了些什么??
你回来就知道!!~~
哈哈~~
你不写名,放照片还不是一样?

szesheng said...

小生最近真的很无聊
对咯,不写名,放照片也不是一样?
喂,我觉得我的形象完全被破坏
你是唯一一个看到我的人
尽量写我好的一面咯
例如:我是超级认路迷,不要一直强调笨
bye~

miki said...

谢谢你们的招待哦!虽然导游的带路程度需要加强,但是还是很感谢你带我们去了那么多好地方!

你真的可以不用把我们算钱的事记录下来咯,这样不是显得我们很笨酱,几十块都要算20分钟酱。。。

还有,我要我美美的专辑照咧~~~

h@nDs0m€ aIR gIrL -,-" said...

头发长了,是时候剪了……

piggytyx said...

硬硬就是要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