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November 2008

猪猪简史


最新“猪猪”作品

有时候想想,有了“小生”这个新名字,等不等于送走了“piggy”这个称号呢?大概没有送走的意思,只不过要等到适当的时刻才会再次出现吧。

最初的piggy也不叫piggy,人家管他叫“宇昕猪”。那是小学的某一年,大概是分班之后,四年级以后的事了。当时的他,胖嘟嘟的,脸就像一颗盖了椰壳的蛋。坐在马桶时自我观察,胸部以下可以发现至少三条小弧线阴影。冲凉的时候往下往,是一片光滑的山坡,看不见底下的小鸡鸡(当然也是未发育的关系)。大概那个肥胖就是这样一种程度。阿嬷喂出来的,一天最高纪录可以吃三个蛋。

肥胖与丑陋的孩子最容易招惹麻烦,同学们就喜欢欺负这种弱者,仿佛胖是一种罪——瓜分过多食物,馋嘴这一大罪。所以,相对瘦的同学必须口诛手伐,群起围攻,一定要激励他瘦下来才行。于是,跨出第一步——取外号,叫“猪”。

他接受不来。他知道那是贬义词。他知道那是嘲笑与捉弄。他愤怒了。他把当时一位同学,叫作罗伟俊的,连桌子一起推倒在地(后来他在红新月会成为领军人物,或许与这段往事有关)。但奇怪的是,自此以后,他反而坦然接受了这个名字,甚至成为自己的官方花名。这就是革命的力量,推到同学的那一刻,他竟学会了自嘲。

小学过渡到中学这一过程也十分耐人寻味,毕竟那是一个儿童最后过儿童节的机会了。五六年级,坐在宇昕猪旁边的都是杨思仪同学。她是班上成绩很好的女同学,家境也很不错,一副洋派教育下的公主型人物。身后坐的是陈丽俐同学,因为名字的关系取了一个洋名,叫“Lily”,更不知何故(老实说,是宇昕忘了),成为了“Lily Plant”。这个组合是当年班上莫逆的三人小组。

思仪是个很精明的女孩,她首先教导宇昕猪如何减少被老师处罚的几率。当你忘了带某本课本的时候,千万不要自首,因为老师都是懒惰检查学生书包的。所以,只要拿起一本大小相似的书 出来垫一垫,包准没问题。果然,百试百灵。然后呢,为了确保平时听写成绩理想化一些,千万不可以作弊,作弊是最愚蠢、也最不保险的作法。思仪提议,把不会的空下,因为等下邻座互换考卷时,可以帮忙写上。有时甚至不交换了,自己改自己的,更省时省力。

两人的小学关系就是这般的好。可是呢,小学过渡到中学的确会有许多变化,生理的抑或是心理的。考上同一所中学的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竟然连个招呼也不打,行如陌路。反倒是和Lily Plant继续维持友好关系。或许,这就叫君子之交淡若水。

宇昕猪喜欢画画,倒也是受两人影响。他的素描,就是师承思仪同学的,但,他更喜欢画漫画。当时相当流行的《七龙珠》是他们一伙人主要的模仿对象,甚至画成有剧情的连环图相互交流。在巴士上不打不相识的晟懿最拿手的是人物飘移,动感的诀窍就在于移动时的那些短而有力的线条。爱画画的还有仲贤、则仁,他们共同朝拜的偶像就是特南克斯(Trunk),于是人人以中分为荣。或许是爱画漫画的关系,则仁在一次看见宇昕猪打哈欠时流露出湿漉漉的眼角的时候向大家宣扬一个创意十足的剧情——“宇昕和思仪吵架之后哭了”。后来想想,那过渡到初中的尴尬,多少起源于这狗仔队的小道消息吧。

宇昕猪到了初中,才渐渐转型成为piggy。当时的piggy因为打球、踢球的关系,瘦了下来,身材相当标准。而且较早发育结束的他,率先长到一个合理的高度,于是倾向于走古惑仔的路线,踢球的时候总爱跟人吵架,甚至动手。

这时的宇昕猪已经不是那胖嘟嘟的宇昕猪了,而是信心满满的piggy。他放胆去追女孩子,非弄得天下皆知不可,大概暗地里有一种虚荣感吧。虽然追的过程轰轰烈烈,但在一起的时候才体现出自己的幼稚与无能,无声无息的,就又结束了。

也因为自信的关系,Piggy画起猪来特别有心得,于是与初三才加入到班上的名欣同学志趣相投,常常进行文化交流。初中的死党凌鹏也是画可爱牛的高手,两人一猪一牛,四个大鼻孔,相映成趣,干什么都要厮混在一起。

当然,也有让年少轻狂、脾气暴躁的野猪piggy静下心来,柔下心肠的时刻。初二因为子洋的缘故更认识了恺莉,这位曾经轰动初中部的“冰山美人”同学,然后就一路成为好朋友直到现在。也因为她的诱导加入了合唱团,让piggy几乎背上了为了泡妞而进团的恶名(说到泡妞,可能有吧,但绝对不是为了恺莉,娃哈哈)。

初中的piggy是幸福的,相对于高中的情况,初中那班简直美女如云,到校上课成为赏心悦目的事,只可惜,当时没那么想。女人缘什么大概是那时候慢慢培养的,结果呢,造就了与原来的死党们的渐行渐远。或许还因为爱唱歌的关系。

与恺莉要好不久“蘑菇”就冒出来了,她就是现在依然与小生同班的老友迦馨,因为当初她青涩的发型很有蘑菇型,piggy才为她取了这个外号,延用至高中毕业,直到她改头换面(当然是指头发啦)才正式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美女。三个人常常聚在一起,讲悄悄话,谈论感情大事,要不然就很无聊地说一些有的没的废话,生活无忧无虑,慢慢培养出一种特别的友谊——就是已经好到不可能成为情人的超级好朋友关系。

“猪猪一家”就这样诞生了。到了高中,由于廷源经常出现在三个人之间,这块黝黑的Kayu终于也加入到“猪猪一家”的行列,成为其管家。如今劳燕分飞,管家也领退休金归田去矣,但,“猪猪一家”仍然无限期地延续着仨人的友谊,无比欣慰。

猪猪的历史大概就是这样,从抗拒到接受,接收到喜欢,甚至成为一家人的代言词。猪对于小生,是一切无邪的印记。

5 comments:

YekHong said...

小学时候的我,基本上是没印象的。
但你对我这副班长只字未提,这话说不过去。哈哈。

pt said...

那蛇跟freud有什么亲戚关系?
嘿,你这只猪简直就是猪八戒偷玩孙悟空的筋斗云嘛。。。
整个猪样。

蘑菇 said...

“宇昕和思仪吵架之后哭了”--天啊!我也亲耳听见这则久远的苹果日报新闻呢!

这篇勾起了我中学的回忆啊!甚至...小学?!

小学只记得上面那个副班长坐我左边,班长坐右边。我真的那么需要辅导吗?=="

改头换面?嗯...或许我在韩国的时候可以考虑一下~ XD

不要忘记本人21岁生日大礼厚~
等着你啦~~~

piggytyx said...

老蔡,当时 你就是老水直接叫老蔡!!
没提到你是因为你跟猪没关系呀
蘑菇呢可是初中才变成猪的
而且当时你们两个还有绯闻!!!
真是可怜了蘑菇,唉
哈哈哈
小学回忆录!!!

szesheng said...

好恶心的一篇部落格
最前面那几段!哈哈
我讨厌肥子 好菜你现在不肥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