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November 2008

手很冷啊

连续好几天迟睡了,到上海这么久就不曾如此过。夜里,隔着窗可以听见呼呼的风声,风总是把所有余温吹尽。温度降得厉害,尤其是在夜里。房间设了个大大的落地窗,几个星期不敢出去阳台晾衣服。风,都是从那里溜进来的。书桌侧着面对着落地窗,一双手在键盘上跳舞,僵得很,像初学的孩童,仿佛摔倒似的停顿,五指搓揉。冷呐。穿着厚厚的外套,头颈全罩在里头,就剩一双手,裸露在夜里,仿佛一对可怜的流浪汉,在入冬的街,难以适应地躁动不安。

小生需要一对手套,可以保暖,同时也可以继续弹奏键盘。这几天脑子里想的都是女人,对,越是冷,越是奢求一个拥抱。风专门往心里钻。那日看《康熙来了》,谈论的是女生哭的时候,最需要什么。蔡康永老是说她们一众女明星欲火焚身,原来答案很简单,就是拥抱。不经意,和佩丝也聊起了这个话题,引申出很多其他课题来。

这几天,小生俨如饿坏了的狼,守候在电脑前,等待着猎物出现。鼠标电闪雷鸣一般咬了绵羊一口,绵羊就必须面对饿狼的问话。佩丝很不幸的成为第一只羊。她说小生花心的很,油腔滑调的。狼一面用纸巾捂着鼻子擤鼻涕,一边申诉这天气的寒冷造成的过敏性感冒,很成功地转移了话题。话茬开出另一朵花,狼嚎出一道问题,划破这城市的夜——男孩子因为喜欢女孩子而追女孩子,而女孩子却总是在被追的过程中才喜欢上对方,这个逻辑很奇怪。绵羊没有答案。狼放过绵羊,以一个亲手制作的蛋糕作交换。

恺莉忽然致函小生,内容充满感动,是一封不折不扣的家书。

第二只,是小黑羊。大灰狼单刀直入,同一声嚎叫,竟与小黑羊的咩咩叫形成大三度和音,阵阵共鸣。问题却依然没有得到回答,虽然产生了一个共识——追求的过程往往是最不真实的,而女生却永远记着了那不真实,也因为不真实而喜欢上了男生。当真实发生,男生以为的回到现实,是女孩子意想不到的幻想破灭。狼收起了爪子,又放走了小黑羊,说好下次继续讨论这个哲学性问题。

家书勾起了回忆,小生与恺莉、迦馨,以前还真的时常相互写信,但绝不是《五四遗事》里的那种,如今还珍藏着,收在老家里。

最可恶的是,饿狼竟与桃凤发生纯粹无内容谈话,聊以解忧。可对着电脑屏幕,无助于身体得到温暖。打开暖气,形如虚置,引得更多冷风钻进心房。阳台上残留的纸袋、衣夹子,被风打得七零八落,沙沙的响,诡异的很,不敢往外望。舞继续跳,狼继续想,小生继续僵。

5 comments:

YekHong said...

你的内心之空虚,已达到了某种程度。是时候找个伴,找个能让你倾诉的对象,找个能把心思放在她的身上(二步是不落个,哈哈)

yitjun said...

我觉得你朋友说的很有道理
你已经空虚到一个地步了
oh, my god!~~
partner, 想问一句:“你还好吗?”
哈哈~~
好啦,快点找个人来爱
就可以回答你那哲学的问题了咯!~~^^
好好照顾自己咯!~~

小雞 said...

哦!陳宇昕同學,原來你是那麽的。。。ops!你既然找謝桃鳳聊天都不找我?他現在整個就是驕傲。。。哈哈
ok la,鈺鈞也不錯,有種預感回去之後她會纏上你,哈哈!快點預防!!!
加油吧!朋友!

piggytyx said...

鸡佬,你的话很有道理
我会好好预防的
不过这里真的很冷,冷到很可怕
今天只有5~12度!!!

小雞 said...

我這裡也開始冷了,不過沒有你那裏冷啦!大概16-19度左右。。。
我們只好好好照顧自己咯!
兄弟!我放小雞都被你猜到是我?

**那個小氣的june還特地因爲我的預感而來罵我咯!我説是他賺到呢!你説是不是?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