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November 2008

原来立冬

从黄山下来,天气顷刻变冷了。原来,那两天的雨,浇熄了夏末残余的最后余温。

昨天,挣扎着起床。旅行后的那一个清晨,难免渲染着蓝色。换洗后一身粉红桃花,仿佛过于刻意隐瞒忧郁的海洋,赶紧裹上一件紫玫瑰色的外套。书包里放入了笔记本还有电脑,拉链锁上那一瞬间又觉得,应该把那本《中国戏剧演出史》一并带去,方便参考。满满一个包包,肩上一挂,一个历尽沧桑的浅蓝色龟壳。

一个小时的车程,并没有注意周围的情景,手上那本《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就快完成了——它的确适合在重重干扰下阅读,越纷扰,越添意义。常熟站三号出口,面对一家KFC快餐店,行人俨如服从它所暗示的速度前行。拐弯进入华亭路,维亚幼儿园篱笆内网着许许多多可爱的外国小孩,透着篱笆上攀藤的绿意,传来声声嬉闹玩笑。转过头,擦肩而过的,正是那剧场翻译员。

“怎么今天还来,导演给大家放假。”说完,道了再见,转身而去。既然来了,那就顺便帮人买戏票吧。是笔大数目,对一个纨绔过度的呆子而言,钱的殆尽无疑是最残酷的处罚。

维亚幼儿园的游乐场依然热闹,隔壁高墙上一幅四色切格瓦拉的阴影画像的广告牌,大胡子革命型男戴着耳机沉浸在自己幻化的摇滚音乐之中,对儿童的天籁不为所动。很快瞥过一眼KFC的红色,走入常熟站三号口。

十一号口的位置离下车点很远,穿过长长的卖场,都是年轻人的生意。自动扶梯把视线慢慢升起,明天广场大酒店错开的锥体,仿佛旋转着钻入云天,侧着面反射白色的日光,把美术馆的钟楼置在阴影之下。它曾是上海最繁华的象征,如今,化身为美术馆,摒弃了许多政治色彩,想要挣脱一些眼光,无非是一种掩饰。这样的场所,很符合这次双年展的主题。



门外几节火车,轨道旁三位革命者的形象,高举着红色本子。走近发现,是生锈的铁皮补丁钉补而成,似乎暗示着一些不堪的历史。铁锈散发着血的腥骚,苍白狰狞——没有面目的狰狞。其一车厢,内壁用粉笔画满“正”字,算计着那消逝的日子。火车内,犹如一个想像出来的空间,又一列火车悬在空中,四周是诡异的霓虹。小列车内紫光朦朦,几朵枯萎的向日葵,还有一个鬼魅的洋娃娃的微笑,取笑太阳的陨落。毛主席像则贴在金字塔般的锥子上不停旋转,空间内昏眩弥漫。



买门票时遇上了麻烦,进修生享受不了学生票优惠,搞艺术的果然斤斤计较。双年展的主题似乎萦绕着怀旧,破茧而出各种再现。一幅巨大的油画矗立眼前,是图书馆书架与饮料销售架的错合,形成的强烈对比——复制品的充斥、知识逐渐单一化的历史进程 。



高扬的爵士音乐在耳后回荡,影片里似乎不知所云的几个人物,诉说着“购买非洲商品”的故事。抽象、隐秘 ,左右两旁的画上只见马的屁股,不见马头,仿佛要控诉那种为了购买而购买的表象与假象。



如果以后现代诗的视角来看,它无疑是一组最能体现后现代构造的诗篇,只不过墙壁对面是一组影视画面——一段影片,还有无数现场的闭路电视状况。《你我》缺席了“他”,这样被笼统规划成你与我的空间,二元化了所有图表,简单化了所有复杂的关系。不经意联想起奥运歌曲《你和我》来,忽然充满反讽意味。

或许这是最叛逆艺术的体现:



或许这套作品最能受到普遍大众的接受,似乎作品的意义不言而喻——五彩的恐龙,面孔变成了中国传统故事里的小鬼图像。排成一列大迁徙,犹如钟馗嫁妹时,万鬼出洞的欢腾,个个笑不拢嘴,仿佛耳闻一阵阵猥琐的尖声欢笑。龙的传人,化身这副德性。等等,画面中又缺席了什么。这次,少了女性形象。失去了大地之母,这种雀跃的迁徙,走向何方?寻觅母亲的所在?还是驶向幽冥境界,不得翻身?未来果真是恐龙的灭绝吗?



VIP房,让人错觉的休息室,当中高高悬置一个灯光闪烁的Disco Ball,一边旋转一边为四周添上斑斓的光影。天花板上的喇叭播放着幽幽虫鸣,再次强烈对比两个被纠结的空间。沙发,其主体概念中的舒适与休闲荡然无存,换来阵阵毛骨悚然的幻灯幻音。步出小盒子时,喇叭中传来人的谈话,生硬地被切割、剪贴、揉杂,霎那划破静谧,惊悚可怖。这是令人极度恐慌不安的状态的感受。

二楼、三楼的展厅更多是怀旧的纪录影片。再者是老上海的历史长廊,一些照片的见证。背着沉沉的蓝色包包,胡乱逛了将近三小时,肩膀低声哀求一点喘息空间,于是身影没入地铁隧道入口,告别这难得清静的上海市中心。第一次发现,蓝天白云下的建筑群,也有可爱的一面。



走下楼去打包晚餐,寒风扑面,冷涩侵袭。衣单裤薄,手握饭盒,唇齿抖动着打牙的快板,手脚几乎忘记了运动,霎那间联想起一首伤心情歌的首句:It's a damn cold night。这样一个damn cold night,实在令人难捱,忽然很想找到一个可以相互拥抱取暖的人来……这或许是“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所会想到的。诉苦容易使人湿了眼眶,顿时蓝色褪成了灰白。赶紧用黑色的棉衣重新包装起来,赶着下楼去指导合唱团。不谙音乐的团员们迷蒙的眼神,让耳朵一下子红了起来,身子骤然变暖。好长一段时光,不曾认真起来。

3 comments:

yInGsUat said...

It's a damn cold night?
你的上海妹呢?
酱可怜呀?

那张“最叛逆艺术的体现”是你的手吗?
手指头好像有点短哦
哈哈

Terrenc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Terrence said...

don know if you have visited Jin mao tower. i suggest you go there at night, the night view of wai tan at that height is fascinating.
suggesting you go jin mao lar, don go oriental pearl tower. if you dare, try take the elevator to the Grand Hyatt hotel lobby at level 52 or 54, the whole elevator is gild with gold, surely the grandest hotel i have ever been. the is also a skybar at the hotel lobby level. but the minimum consumption is stagerring high, about RMB 80 - 100. some drinks even have higher price than this....or u rent a room??? USD 260 is the minimum rate~~~ haha...some little suggestion~~but quite l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