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November 2008

不是自己

“这么油,怎么吃得下去?服务员,可以帮我换一换吗?”
小生不经意要尴尬一下,并不是因为小生是那位服务员抑或者是那位素未蒙面的厨师,大概是因为点了同一道菜的关系。

“您的咖喱鸡饭。”
“谢谢。”
这是十分钟前的对话。小生拾起刀叉,兀自开始进食。这是家格调高级的餐厅,小生仿佛与一帮名流朋友坐在雅座之上,享受这顿分量小,却装饰过度的“美”食。为了配合看话剧这一“高级娱乐”消费活动。

“您的咖喱鸡饭。”
“这么油,怎么吃得下去?”
文森倾斜了碗好让大家看个明白,然后赶紧招呼侍应生:
“服务员,可以帮我换一换吗?”

又过了几分钟,处理好的咖喱再次上桌,文森再次倾斜了碗,说:
“这才叫青咖喱嘛。”
小生听见了一句潜台词:你怎么吃得下去。

咖喱油不油小生到吃不出来,但,的确没有一个咖喱应该有的样子。辣,倒是有,但,椰浆的奶香无迹可寻。饭,有粒粒皆辛苦的感觉,因为上的少。肉倒像素的,因为没骨没皮,可以大力推广,称之为“荤豆皮”,不沾汤汁的香。果然,菜单上平均60元以上的主食不选,偏要38元的美食,只能这样——30元是高雅的环境,4元是服务费,最后4元才是食材的价钱。

这场戏,最适合打肿脸皮之后去看,因为一切“本该如此”。戏的具体内容就不多分析了,小生还是愿意把它另写一篇以示尊重。由于买票的时间不一样,小生一个人坐了,不禁回想起当年一个人看电影的画面。当年怎么会一个人看电影,还真忘了,哪一部也印象模糊,只记得,巧遇前面一排同级宽中生,对比起来心情相当难受。这次,竟然没有了那种心情,或许是每天一个人吃饭所训练出来的吧。

(简讯:)“Let's eat something cheap.”

今天早上和刚认识的家铭一起到图书馆去为作业奋斗,顺道吃了一餐麻辣烫,如今已拉了3次,不知是因为辣的关系,还是脏的关系。辣的话,想必昨晚的那一餐有份参与这几项越狱行动。回到还没拉出来的麻辣烫,10块钱可以叫很多。如果在新马这样子吃一碗酿豆腐,大概也要6、7块当地钱了。他们的经营模式更让小生想起马六甲的satay celut,但却是截然不一样的口感与感动啊。

假假努力了一下,终究按耐不住,提早回房。结果,什么也没做,看综艺节目、日本动画,颓废的很。回想起和家铭他们的一些谈话,不禁觉得自己虚伪、好强,说起话来不自觉要卖弄一下,不然就是不懂装懂,简直成了大炮仙。难道这是成长的必然过程?小生讨厌这样的自己,一步步堕入成长的虚伪与虚无当中,迷惑于表象的腐朽,沉沦于自我保护的漩涡。

1 comment:

++ said...

路边的麻辣烫很脏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