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September 2007

星期六日记

起床,日已三杆,很纳闷地开始动手做报告。本学期第一次的口头报告,也是唯一的一个,却不怎么起劲儿。唐诗,是我所热爱的,但还是少了一点儿劲。犹记得上个学期,做口头报告做的快疯了但很爽,也许就缺少了这种频繁的刺激感吧。

就这样,到处找了材料,缝补丁般,在空洞的slides上慢慢拼凑。也没想象中的难,但却比想象中的多出很多,但却害怕都是些无聊废话。难得晓恬、桃凤都拿到房且把仓库清空了,便放下功课,大扫除一番。抹地了,积得厚厚的尘埃还有污渍终于得以离我远远的了。房间顿时清爽开来。

午餐,没什么胃口,就煮了个玉蜀黍来吃。问了问佩琳是否也要来一个,又煮了多一条。她来了,还顺道问我最近跟哪个小美媚走得很近,有senior在羡慕我呢。我的天,到底怎么会这样讹传开来的?我百口也莫辩,只好让时间来证明。最怕时间久了人家还会说“他们以前好像有一腿叻”。

看着时钟指向4点,也是时候该回家了。今天的车好多,kranji上了车后,竟然得在半途下车步行。唉,反正不走也走了,索性连长堤也是一步一步并过去的。最可恶的是交通灯竟然失灵,要越过长堤就成了极度危险的事。边境这么重要的地方,竟然没有官员来指挥交通,难道就要等着行人被车碾死吗?一路颠簸,6点多才到妈妈店里,打烊后,开车回家。

妈妈心血来潮,带着我和宇浩去Jusco看老爸表演。我顺便买了月饼,然后静静欣赏老爸的演出。这是为了庆中秋卖月饼所搭的一个台,中国式的雕栏围框,不很精致,却在购物中心里显得耀眼。将近半个小时的表演,都是些较流行的华乐曲目,周遭的反应还算中肯。

喂饱了耳朵后,就是时候喂饱我们的肚子了。石头餐,老是跟易恩、岳宏一起来吃的石头餐,和家人倒是第一次。宇浩点了个鸡扒、妈妈点了个鸡扒鲜虾、我叫了道三文鱼,而老爸则喝几口咖啡解馋。上菜了,鸡啊、鱼啊、虾啊都在火热的石头上跳跃,大家手忙脚乱地操起刀来,自己糊弄给自己吃。

吃饱都快9点半了,一家人兵分两路,我赶去胡老师那儿开会,妈妈他们卸甲回家。

演唱会的检讨,先是等人,然后是漫长的讨论。大家七嘴八舌的,有时开心、有时激动,虽然仍有许多小问题,但总的来说大家都很努力,下次加油吧。

但,下次,几时?

5 comments:

win_sheng said...

你好厉害
因为每次写道那么详细
这次又和谁走在一起?
怎么我不知道?
不是上次的她吗?
你有换了啊?
不过钰钧说是a
立业说b,泉城说c
到底是谁?
我要真确的讯息来做广播
可以配合我吗?
请把讯息邮寄到我的户口,顺便附上照片

piggytyx said...

qiao2到爆 !!
我还没有对象呢~~

yitjun said...

er...
你还跑回家?
有时感觉你的家好像在学校隔壁~~
哈哈~~
真是佩服你~~

taopok said...

“桃”凤

@--Dou said...

不只是你有这种感觉,我也有做slide做不出的困扰!
我借了7~8本参考书,结果~借来给书包变重而已。
想起去年的214和210,这次的211简直是提不起劲去做。
拜四一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