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September 2007

中秋牢骚

从古至今,不知多少文人雅士凡夫俗子望月兴叹,兴叹那种分分合合阴晴圆缺。今晚上的月色如何,我不敢去看,宁愿呆坐在电脑前,看着饱满发亮的屏幕,陶醉自我。

若不是手机过了期,我必定胡乱编一则祝语出来,发给所有在心上的朋友。恰好上网后又撒网式的跟大家说“中秋快乐”,话题就是这样开始的。瞎掰了半个小时,现在都静止了,几乎没有闪光向我打招呼了,这才着手写这篇部落格。

中秋节,应该有许多感触的:弱冠之年的我,虚度光阴无数,感情线的空白竟然让一些朋友感到不明白。有的称赞说我异性缘这么好怎么会没有?有人问我是不是同性恋,还有的说这么有才华怎么骗不到小妹妹?我想问,那你们有被我吸引到吗?没有,是吧?

回忆年少轻狂的自己,真的什么都敢做。长越大才发现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不成比例。男子气慨就是这样被消磨的,但脸蛋却一天天更粗糙了。原来岁月是把锉子,用我的脸磨平我的勇气。

这一年来,脾气倒是改善了许多,不曾爆发出来,但内心仍有不少激愤。不知道这种人为的制止会否影响心智的自然成长。偶尔猜想自己会不会哪天发了狂到处砍人。自己认为这种暴力倾向都隐藏在每个人心底,就等着什么事件来牵引。日后,应当努力避开那种事件。

什么功名利禄如浮云,到头来自己还是那么利益熏心:非常看重自己的学业成绩、比赛成绩、人缘人气,特别在意别人眼里的自己。爱听软耳的话,不小心就沉浸在一阵阵虚荣里。且不服输,老爱装得很不一样似的,原来只是空壳。

20了,每天不是烦感情就是烦活动、报告、考试,基本的一个大学生活方式。这种条理,机械得没有激情,甚至开始觉得无趣。偶尔玩玩电脑游戏,冲淡一点这种情绪,没想到总是玩得过火。去年才学会的网络游戏——部落格,几乎更成了一种毒瘾。

中秋节,的确适合发牢骚,古往今来大家都一样吧,随口不是“举杯邀明月”就是“把酒问青天”,直至那“冷落清秋节”才得以“千里共婵娟”啊。今晚的月色,如何?

2 comments:

Terrence said...

Be able to manipulate your emotion is a good thing, don't think too much oh ~

Affinity is hard to tell de. It will come to you one day. Keep waiting lor....

@--Dou said...

“大绿灯”还大有人在呢……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