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ober 2007

我的文学奖

等了许久,终于拿到文学奖的证明了——一本得奖作品集《自由生命》、一张奖状还有那一纸支票。很兴奋,第一次在书上看见自己的名字和作品,那也许就是一种虚荣后的快感吧。



回忆自己,中学时自命不凡,曾真老师初二时夸过我的文笔灿烂,自那时起便沉溺于一种孤芳自赏的幻想中,不时作作打油诗,常以为自己是古人,怨恨写新诗的人。后来翁老师说:“很久没看到你的好文章了,是不是看的书不够啊?”那不就是当头棒喝吗?读了大学后,才慢慢想堆砌那种阅读的习惯。读了一些文章,加上课堂上的加料,启发很大。尤其是沈从文先生,我就是喜欢他那种“就是在记录一些事情”的冷漠和宽大并且深远的境界。阅世多了,人也跟着渺小了,渺小得失去那种狂妄的力量。我太想飞翔了,有些时候,我更应该留意走路时的节奏,抑或是同样在走路的人的节奏,也许停止的也是一令种节奏。

朋友的鼓励也很重要,像奕慧就劝我“莫再悲风伤秋”了,现在我才发现,我真的不适合哪种笔调。我的人生、经历,只能对那种痛、伤遐想,却没能力切身感受那些形容不出的笔法。以前看了秀环还有海崴的文章很惊叹也很自卑,他们的用词遣字真的与众不同,那都是看的书多的结果吧。

当然少不了家人的支持。老妈子去年给我买了本《写作大辞典》无非就是要让我进步。老爸老妈添置的满家子书册更是丰富的库藏,那是我很少染指的宝藏。大姐、二姐有什么需要文章的时候就会叫我写一写,那都是在给我肯定,都是在让我学习。

可我也染上了恶习。报告我都爱用散文的形式来写,有些时候更带一点自己高傲的批判嘴角。如今要写正式点的什么论文,便无所适从。格式,那都是我讨厌的东西,更何况写论文,那根本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就是东抄西抄的吗?登载期刊的,大多数都是抄得很精彩的一类文章,看了不禁要头疼,因为那抄的范围太广了,我想就连作者自己也都摸不清头脑吧。

言归正传,拿到这本作品集后,我就想写些什么,本来想要写点感言的。好像以前高三时寄了两首诗参加“宽中文学奖”,入围了没拿奖就算了,还被说成是“本届水平低落”,不就是双重打击吗?可我那副傲骨就是不爱听,就是爱写。尤其毕业后,有了部落格,想写,我就写,什么都写。好、不好都没关系,因为大家都不愿意来批评。最近有个想法,想找老师来评一评,看看自己如何差劲如何需要补短。因此,写了几句勉励的话:


余自勉之:
诗要能深、要能远
文要能通、要能达
构思要能奇、要能俊
身边一切便是泉源
思之、慎之、戒之

自勉后,应当总结一下这次的参赛经验。我猜想应该没有谁比我投的稿还多吧。都快不好意思说了,六七首诗、四五篇散文、三四篇文学分析还有小说一则。小说是应制之作,真乃下品之下品,平白地扯了扯本届的水平。分析的那几篇都是我上课报告中的得意之作,没想到那只是一厢情愿。而散文呢,都是我平常的生活,那类小品也不值得看吧。得奖的诗是我最喜欢的一首,同时也见证了我一些小小的努力。下一届,我还想参加,我还想参加其他的文学比赛,也许我想得到更多的认同吧,人心就是无底洞。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嗯!加油啊~你很厉害啦~
什么都会~哈哈。。。
下次就好好加油哦~

昨天很想跟你吃饭的~
可是不得空,report没做完,结果就skip lunch。。。哈哈。。
下次哦~^^

Terrence said...

很好奇你在书里写了什么?? 有softcopy 吗?寄一份让我读读叻~~

品 said...

我来过~

uncle said...

嘿,得奖是一种鼓励,要继续加油!
还有我没忘记,你说过那到钱会请我吃饭。。。怎么说我买的票可是三十块的,你也该有少少表示吧。。。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