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December 2008

笑里藏刀的小生

总是不可避免的,人来人往的都会的街,总是随波逐流的。他们就像海面的浮标,占着最重要的路线,一个个隘口,必须涌向他们。而他们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不“送别”的,专送传单。

每次都战战兢兢地,步步为营,越靠近越要防备。或者搔首弄姿把头撇一旁;或者佯装打电话;有朋友在身边得赶紧扯着说话。最怕是自己孤单一人,仿佛走入瓮中之鳖,任人宰割。若不小心与其中任何一人有眼神交流,那就注定被锁定。终于,他们扑了过来……

这么冗长的开场白,小生想说的是,小生是讨厌拒绝别人的人。他们总是狂蜂浪蝶地涌过来,脸上毫无表情,一张张采蜜的蜜蜂和散粉的蝴蝶的表情,仅仅偶尔抖动口器、触须。小生最希望他们不要发现小生,不要过来被拒绝,因为小生一定会狠狠地把手收起来,或是快步走开。虽然那些麻木苍白的脸庞因为习以为常而不再受伤,但小生仍是很介意拒绝了他们。但,接受却又对不起自己。每次与他们碰面,就是一次次内心的挣扎:“不要过来……”、“看见我了,唉……”、“……(无言地走开)”

其实,之前那段也还是开场白,故事终于开始。地点:上海杨浦区五角场万达广场;时间:北京时间中午12点23分左右;主要角色:(第一男主角)小生、(第二男主角)不愿透露姓名的gay gay、(第一女主角)比较漂亮的妹妹、(第二女主角)比较不漂亮的妹妹。

比较不漂亮的妹妹(向两位男主角奔来):先生!先生!
(小生被突如其来的猎人吓了一大跳,想回避,却陷入包围。)
比较不漂亮的妹妹:先生,帮我做个调查,就一下子而已。
(内心独白)小生:撒娇个什么劲!
(摇摇头)小生:对不起,赶时间。
比较不漂亮的妹妹:就一下子啦,拜托~(注意:大概是有拉长音。)

(小生一看需要留下电话号码,就算了。不愿乱填一通的小生,认为必须赶紧撤退,不然就要陷入僵局。正当小生快要离开包围网之时,不愿透露姓名的gay gay却被另一位捕猎者逮个正着。)

比较漂亮的妹妹:先生,帮我做个调查啦,就一下子而已。
不愿透露姓名的gay gay:我我,我不是本地人也。
比较漂亮的妹妹:不用紧的,就帮我填吧(注意:大概还是有拉长音)
不愿透露姓名的gay gay:哦~(看看小生似笑非笑、无情的脸)ok啦。

(不愿透露姓名的gay gay手上马上多了一张粉红色的单子,还有一支圆珠笔。小生见证不愿透露姓名的gay gay把自己不愿意透露的姓名都填好了。速战速决,因为若是陷入消耗战,两位男主角定当战死沙场。小生赶紧拉着不愿透露姓名的gay gay离开现场。)

(就在Starbuck的门口,比较漂亮的妹妹追了过来,眼睛里完全没有小生表情的倒影。)
比较漂亮的妹妹:你还没有写联络号码呢。
不愿透露姓名的gay gay:我是外国游客哦,新加坡号码可以吗?
比较漂亮的妹妹:啊……(想必是有一点表错情的感觉)可以。
小生:你把msn写下去啦。哈哈哈哈(好像当时非常失态地提高了音量)
(比较不漂亮的妹妹也走了过来。)
比较不漂亮的妹妹(故意让人听见的嘀咕,眼睛盯着小生看):nger(大概是个象声词,平声,偏高)怎么不帮我填呀。
小生(内心再次独白):sai nai个什么劲!

故事以比较漂亮的妹妹的回眸一笑作结。不愿透露姓名的gay gay强调自己是“乐于助人”的,而小生只是说“那个女的又没有讲‘请问’,干嘛要理她呀。倒是你,竟然被……竟然被……呵呵。”两人不约而同想起今年年中的一段小插曲——“关于上海妹的看法”。小生上次在背后捅了好兄弟一刀,这次,再补上一刀吧,哇哈哈哈哈!

小生部落格郑重声明:以上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画外音:KNN啦你,每天想害自己的buddy而已!

2 comments:

yitjun said...

我知道gaygay是谁?
你连他讲话的方式都写到酱清楚
哇哈哈~~

Er said...

-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