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December 2008

Gay=快乐

最后一份作业终于被,做掉了。下楼打包晚餐,炒饭还有青菜加焖肉。打开一看,青菜是所谓油浸青菜,像油污的池塘里奄奄一息的水草。咬一口焖肉,松松垮垮,根本就是马铃薯,这就叫鱼目混珠。挑了许久,终于有像肉的,嚼一嚼,是咸的,赶紧扒饭。学校食堂的食物吃多了,觉得自己置身农场,是一只囚禁在笼子的农场鸡,或是一头栽倒猪圈的大肥猪。饲料都是四处捡来的、用剩的、隔夜的,临时加热翻炒,不成原型。《我叫刘跃进》说得对,厨子总有办法弄到便宜的食材,猪脖子肉、鸡翼关节……

吃饱了,看看表,赶紧梳妆打扮,要赴一场特殊的演出。演出名为慈善表演,凭捐款入座,听说还有酒宴。乍听之下,大概是高档的场所,小生还是赶紧梳妆打扮的好。其实柜子里的衣服也没多少选择,就是简单的粉红色长衫外加一件紫色外套,却倒有一种含苞待放的感觉。

和Lyn、Joyce还有紫微打的到余姚路上的芷江梦工厂,另一个时尚感十足的上海艺术场所。来得太早,四人坐在高雅的酒吧里等待。女生们问了一句:“你是故意穿这种颜色的吗?”小生看一看自己,还真是花枝招展,比起三位美女还更粉色系,笑着说:“衣柜没什么选择了。”女生们说:“我们会保护你的。”想一想这出剧,再看看周遭的情景,气氛忽然间渗入了不安的气息,氤氲出小生的担忧来,一整夜不很自然专心。



进入狭小的剧场,面前一个窄窄的舞台,仅略高于观众席。扶梯尽头是另一个吧台,观众们都买了杯酒,相互调侃着,转过身来又认识了新朋友,四人却呆坐着,茫然不知所措。她们说,今天来的都是gay。这一场戏,凝聚了上海的英语系亚洲人还有洋人朋友。在东亚某处供洋人聚会的场合,大多莫名其妙地添上“高档”的品味,或许又是另一种意识形态使然,或是无知的呆板印象。曾闻Peter导演说,国外从来不允许室内抽烟的,昨日一见,燃烟的尽都是金发蓝眼的嘴,对Peter的说法又得挂上问号了。

外国人也爱迟到,戏迟了许久才开演。开演前的剧场空间,犹如酒吧,就差一座舞池而已。高脚酒杯明晃晃的,红色、淡金色,摇曳。小小的红星吹出屡屡苍白的烟,熏出一股尼古丁的焦味。小生恨透有烟的室内。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亲热地招呼着,耳里耳外都是英语。这是上海自晚清以来就一直存在的聚会。脑海里一直浮现着“gay”这个词,无意识地注意起男士们的举止——有温柔的,也有粗旷的。她们说要注意眼神。外国人的眼睛的确很漂亮,无论男女。



《Beautiful Thing》描绘一对十五六岁的少年的情窦初开。两人对于同性恋的抗拒与接纳,随着家人的谅解与接受推进。任何爱情都是美丽的,同性恋爱情亦然。偏正的修饰,不就说明了一种偏颇的诠释吗?爱情一词何须偏正短语?虽然小生听不大明白演员的纯正英国腔,听不懂许多属于酷儿网络的专有幽默感,但,以轻松幽默的方式诠释同性恋课题,是否意味着另一种逆境的求存呢?以自嘲解构他人白眼的无情,强调自我认同与归属,大概就是这个网络的一大趋势。所以,诚如整个剧场空间给予的基调,同性恋爱情仅能在密室里得到快乐。这是反讽的、矛盾的、无奈的。剧场里两人的一切活动都局限在家里,而剧场演出模式又是不公开售票的“秘密”模式,都暗喻着这段恋情终究无法逃离被限制的命运。对于上海普通民众,这场戏或许是抗拒的吧,会到场的大多是有联系的网络里的一员,这也可被视作为另一种文本外的诠释。

演出结束,四人回到国年路步行街吃烧烤。小生被晚餐的油浸青菜还有咸焖塑胶肉给撑腻了,随便点了几串羊肉,就被那肥腻给打败了。这可是小生到上海以来第一次和朋友一起吃宵夜哦!一面吃一面聊,实在快乐,一种久违的感觉。拿起羊肉串,小生脱口而出一句:“如果有satey花生酱该多好……”大家便聊起星马的传统美味,每一道勾起回忆几许,引起舌根生津。闲话家常后,结了帐,互道晚安,就各自归家。

走回留学生公寓的路上,倒被紫微给问倒了。“请问马来文文学的特色。”天啊,小生实在对不起中学诸位马来文老师的循循善诱,一点印象也没有,只能随便敷衍几句。“她们说女性朋友很多的男生,不是花花公子就是gay。你属于?”很难回答,只能说,同性恋倾向还没在小生身上展露出来,至于花花公子形象呢,小生不愿承认。



夜里的复旦比之南大更加阴森,树影憧憧,十步一路灯加之月朗星稀,确实是个不错的cluedo现场。避世于上海的小生还真对不起留在NTU奋斗的各位。FOA筹委选出来这么久了,小生什么贡献也没有,实在抱歉。还有,下个月提交毕业论文题目,小生可算是毫无头绪。难怪近日噩梦连连啊。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这个maincom开始捕捉FOA的cluedo图了吗? 拍的照片还蛮灵异的!~~:P

fish said...

哈哈哈
你應該還沒有到gay的地步吧?最多是有gay gay的朋友而已啦 xD
還有 不只是畢業論文題目哦 還有說明 = = 超痛苦……

miki said...

中国认真的很好学
动不动就喜欢问别人国家文学的特色
我也被考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