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December 2008

寒冷乐章之邂逅Yuki

昨天夜里刮的大风,敲敲打打的,在整个房间里。大门门缝飕飕的响声,空气像是被门外的强力吸尘机给抽去。开门时感受到风的阻力,一拉,风都往苦闷的走廊里奔去。原来这是空气的对流,冷空气往热空气袭击。一个人的房成了打击乐的中心,有板有眼的。落地窗松散的结构抵御不了寒冷,发出阵阵打牙的颤抖声。睡床边饮水机快枯竭的水桶,受不了空气的挤压,也咕噜咕噜作响,仿佛忘了三餐的肠胃。

太冷了,凌晨3点钟起床。把被子捂得高高,仅露出半个头来,翻身又睡。凌晨5点半钟,又起来了,看着窗帘外依然幽暗,错觉自己已经睡了一天一夜。5点钟不是上海的天光吗?终于,蹑手蹑脚地,如履薄冰,因为地板冰凉。把暖气转动,再回到被窝里,半点细缝不敢露出来。打击乐这时增加了一大段绵延不绝的“Bass的冷气机”,凑齐寒冷乐章的前奏部分。

电话铃声响起,屏幕显示“Lyn's calling……”。当时还真的以为自己睡过头,已是星期一的晚上8点钟。“老师,下雪咯。”“真的吗?怎么看不到?”“等会儿见咯。”大概是睡眼惺忪的关系,一开始当真看不到。忽然,疏疏落落的白色颗粒出现在眼前十一楼的阳台,零星得像空中掉下的保利垄粉,轻飘飘的,没有重力。辗转来到眼前的小家伙,更像迷你的棉花糖,还来不及品尝便坠在阳台地板上消失不见,不晓得是甜是咸。仅知道它是个结构蓬松,看似软绵绵的家伙,保利垄印象果然是热带人错误的想象。

兴奋之下,以“买早餐”为借口,把自己骗下楼去。出了公寓大门,空气一片冷漠,不时吹起刺骨的寒风,却不见半点雪花。可能是还不够冰冷,雪花飘不到地面就蒸发了吧。这么出去一趟,不超过10分钟,耳朵、手指都快冻僵了。今天,又是罕见冷空气的拜访,大概是为了本星期的白色圣诞。让雪继续吹吧。

回到温暖的房间,为了庆祝这特别的日子,把珍存已久的最后一包南洋咖啡乌冲上热腾腾的烧水,配着恰才买好的蛋饼、煎饺,来一顿奢侈的早餐。望着窗外,风雪更大了,白色的点熙熙攘攘,被风打乱,无方向地飞翔。马上sms两位通知小生这件大事的美女。“谢谢呀”,Lyn & Joyce。

夜半惊醒,原来是在预先兴奋这件事,倒像是“I'm dreaming of a white Christmas”这样傻憨的情节。第一次邂逅Yuki(雪),很开心、很兴奋。为这件事,已经向不少人许过心愿。或许这是北区银杏大道的眷恋吧,哪怕是场小小的雪。

3 comments:

yitjun said...

wa..
really snow??
so nice!~~
so envy!~~
i also want to see snow!~~
haha~~
happy white merry christmas lor!~:D

Pianist said...

北京沒下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iggytyx said...

我真的很幸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