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December 2008

小生的合唱团



小生的合唱团昨天公演了。

当时一股劲接了指导的工作,把原来那位老老的老师赶跑了。既然赶走了人家,自己就必须做出点成绩。现实总是千丝万缕的,当时托明翔的福,小生认识了Joyce,Joyce把小生拉进了合唱团,然后糊里糊涂成了大家口中的“老师”。

这个合唱团,印尼同学最多,其次是朝鲜同学,然后是新加坡同学,此外还有一位日本同学,一位曾出现一次的泰国同学,还有一位不晓得是不是韩国同学的同学,当然最后少不了在这里大吼大叫的马来西亚代表啦。大家绝大部分没有接触过合唱,仿佛以前带班级合唱一样,只不过这次少了一个目的。

终于,目的来了,合唱团才算上了轨道。为了演出,大家也更勤奋练习。虽然资历尚浅的小生一开始实在教不来,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更有效地指导,但充其量还是尽可能让大家在限期内学会两首歌的最基本结构。大家还算挺用心的,毕竟不超过10次的练习,每次仅1小时时间,对于一大群菜鸟来说,实在是一次挺艰辛的考验。

每个星期二晚上,小生都必须提前到底层的活动室作准备。本学期下定决心不修边幅的小生,总还是在临出门前,在镜子面前多耽搁一点时间。毕竟还是站在最前面供人浏览的任务,不能不稍稍把自己恢复成人的模样。也因为合唱团,小生这只聊斋里逃出来的“宅狼精”才得以呼吸人气,维持了这二十年苦苦的修行。如今,竟也有团员反映星期二到了,没有合唱练习了,很奇怪。这叫“孤单”吧。欣慰、感动。

曾经困窘过、无奈过,甚至想骂人,都憋住了,因为小生没有理由去骂大家。最后,感动地收到一些同学对自己很有“母爱”的赞誉。曾经开怀过、释怀过,甚至最后让大家觉得自己是超闷骚的hiao2公。也曾经失去耐性,出现很想逃跑的时候,却不是因为大家表现不好,而是觉得自己能力有限。说真的,一开始对于自己的投入,还是充满质疑的。如今,却又质疑起当初的质疑了。

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会想要与大家保持距离,每次练习结束后就匆匆离去,没多与大家聊天说话,错过了很多很多能交朋友的机会。不晓得小生何以这么害臊,难道上海是这样一种氛围?在FOA活泼的那个GL和SA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在FYC热衷于照顾学弟妹的Tenor部长也哪去了?唉,临别的时候,才后悔这些无聊的抉择。


这就是平时小生与大家的距离……

昨天的演出不是很成功,因为可恶的大叔的关系。场面使人尴尬,小生也忍不住发了脾气,毕竟一大帮人的心血展出的舞台,不容许任何自己以外的人出差错!自作孽犹可自怪自责,别人造孽就只能望门兴叹了。

《蜗牛》是小生第一次做指挥的尝试。若真的要追溯,当年考三级理事的时候倒还是指挥过一次。只记得单单要抓对《Magnificat》的3/4拍对当时的小生而言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这次小生的尝试,自觉是进步了,但总还是逃不了大部分时间仅仅重复着画“兔唇”轮廓的动作。小生真的是“俾心机”去做了的,但那些可恶的大叔们突然进场来设麦克风的行为实在太影响小生的专注了。为什么上场前要求的事不可以早早完成呢?为什么一定要来破坏一首歌的进行呢?不可饶恕!


小生“无影手”!!!

或许是受了第一首歌的影响,《The Lion Sleeps Tonight》在每个关节部分总是要出问题,也或许是大家第一次面对观众的缘故。总的来说这首歌唱得很尴尬,尴尬的却不是因为走音,而是段落的衔接被打乱了。


半个小时前,在练习室里,小生听到了大家最好的一次表现。小生要求的都做到了,当时,真的很感动。历来指导小生的老师都说了,台下必须付出120%,台上才能有70%的表现,果然不假。小生自己觉得不满意,甚至演出结束后低落了许久,再次错过与大家合照、交流的机会。小生真傻,不是吗?但,大家还是很高兴完成演出了。大家并不在意成果,而小生却硬往死胡同里走。

表演结束,小生收到一大束花。Lyn说粉红色、紫色还有红玫瑰的搭配,是精心为小生而为的。真的很大一束,9朵玫瑰,是小生有史以来收到最大的一束。果然,当老师待遇就不一样了。大家也写了一张卡片,写了一张满满的感谢,一片心意。但,字里行间,不免察觉一丝陌生感。都是平时的不积极造就的。



昨晚拒绝了Lyn、Joyce等新加坡帮的邀请,去了Jimmy他们印尼帮的聚餐。同他们坐在一起感触良深:第一次,这么近接触吧?更惭愧的是,完全听不懂他们的印尼文。亏小生是马来西亚人,亏小生想出“Kami?Kita!”的主题,亏小生总是拿独中生当藉口!

小生如今正努力去记大家的名字,是不是太迟了?朝鲜同学里还有一位与小生同日出生的“弟弟”。怎么,都是在演出结束后才发现的?

小生总是离不开合唱团,在NTU是这样,到了复旦也是这样。小生就是热爱合唱,希望这班小蜗牛、小狮子们也能感受到这份热爱,更希望他们能够继续喜欢合唱。快要离开上海了,希望下学期Jimmy能找到更好的老师,也希望大家能记得小生这个假装腼腆的闷骚老师。


特别感谢:

团长Jimmy:每次都把事情推给你做,真是麻烦了。
钢琴手Lyn:最后害你没得唱,只能弹琴,真不好意思。
Solo Joyce & Park:不好意思强迫你们唱Solo呀。
所有团员:感谢大家的出席以及配合,并且没有被这个“怪咔”老师给吓走。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好棒!
the music always there with you....

Lawrence Liew
fyc 04

yekhong said...

原来在复旦也参加合唱团?真好。
多认识人,别老是只说我。哈哈。

yitjun said...

原来你也懂自己闷骚??
哈哈~~
还剩下一点时间
尝试做些什么吧
不要留下遗憾
把你的闷骚收起来
拿着你的”乔”去和他们疯吧
都快回来了就不用再闷骚了
哈哈~~加油咯!~:P

YeeTat said...

哈哈,我也是听不懂印尼话,因为他们说得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