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December 2008

暴走圣诞节

本来想抱走圣诞节的,不想,却暴走了圣诞节。

平静的平安夜并没有什么特别,小生一个人在房间里播放着Rockapella的圣诞曲子,也反复听着、唱着King's Singers的《There is a Flower》。发现,传统曲子流传下来,为的是那份优雅与旋律的痴迷。

平安夜的中午考了第一科,圣诞节的清晨继续着考试的魔咒,但由于开卷的关系,小生并不想多去翻书。平安夜,本来打算一个人坐在电脑前,自己倒数计时,没想到,晚上9点30分,维彪捎来一句话,就决定到新天地一趟,感受感受上海的圣诞气氛。MSN上也难得有人愿意和小生聊天,一个小时的等待很快结束。说了再见,就下楼和维彪几个一起打的前去。

晚上11点的新天地依然热闹非凡,涌满了东方人与西方人,也少不了小生这一伙南方人。每一家酒吧、咖啡厅都熙熙攘攘,果然圣诞节是适合消费的。人群中奇装异服的也不少,最普遍的特出就是戴上动物造型的毛茸茸的冬帽,最怪异的当属Manga Cosplay的一伙年轻人,倒像是扮演《D-Grey Man》的模样。所谓Cosplay就是扮得不像,而且丑,单纯的一种哗众取宠,没有任何特殊意义,难怪路过的老外要牢骚一句,说:“They thought this is Halloween? So Weird!”文琪与Joyce的韩国室友的无遮拦短裙装也招来了不少目光。为了美,当真豁了出去。

获悉新天地没有倒数活动后,饿昏的一行人,沿着淮海路,来到无限度的麦当劳吃夜宵。这家麦当劳灯光幽暗,仿佛刻意而为之,企图酝酿一丝圣诞气息,无奈麦叔叔竹竿身形实在无法与圆滚滚的克劳斯相比。半夜执勤人员不足,等待的队伍长长的,倒数在排队中被遗忘,这就是后现代人生,排队的人生。“圣诞快乐!”大家这才忽然醒觉,小生也赶紧发了简讯给留学生合唱团的各位,想临摹来上海前的小生的习俗——真的好久没有mass sms了。



麦当劳里,大家两排对坐,俨如吧台,边吃边聊。无意间,总觉得“圣诞节干嘛要在麦当劳过啊?”的别扭,于是又建议大家到处游走,促成了一次大暴走。漫无目的地游走,在风中,才明白俗话说的好,那叫“吃风”。每个十字路口稍一停顿,左顾右看的,盯着交通灯的指示,继续漫游。



一次漂流记,旅途不少奇遇。奇遇一——过节老鼠人人怜惜。也不记得是谁第一个发现了小小的它。灰色的小老鼠,大概是阴沟里肮脏的家伙吧,但,娇小的它颠簸颠簸的步伐,实在令人无法产生责备。还是别把父辈的过错压到小辈的头上,罪是不允许连坐的。十一双眼凝视着小老鼠的一颦一笑,一起跟踪到了塞满德士的路口。小老鼠还是义无返顾跛着腿前进,淹没在车海中。家铭一句“真的死了”,就见它卧尸在圆圆的地下沟渠盖的边沿。小生只想起了《忍者神龟》里的老鼠师傅,大概,它是想到地底下去找大师学艺去的,没想到却不小心去得太深、太深了。

奇遇二——不打烊的云南南路。凌晨一点许,云南路上的海鲜酒家却见打烊,灯火通明,各楼外设满站岗的皮条客,遇见一伙青年路过,无不恶心献媚,图招一场生意。但说到恶心处,老实的哨兵还是自己忍不住要笑了,什么“美艳动人”云云,接着一阵尴尬的笑意,难怪憨厚得招不了客。小生看哪,各家不介绍自家的拿手好菜,反来奉承路人,一定是火候不到家,食物不怎么样的缘故吧。

奇遇三——醉酒女郎。经过一家酒吧,门外一男子扶着一醉醺醺的女子上德士,好个令人想入非非的画面。是女孩子酒量不好呢,还是男孩子不爱饮酒?怎么往往男子都是清醒的那个,却又做出不清醒的事情来呢?有趣有趣,一个“醉”字。冯梦龙说了“酒是情媒”,但小生还是对酒谨慎一点的为妙。

凌晨2点左右,一行人在青年旅社门前结束暴走之旅。几个还得考试的,赶紧回去休息,当然也包括小生。的确,这是一次截然不同的倒数之夜。当年被困Orchard Road的情节还历历在目,而这次遄行在无人的巷陌,在零度的氛围中,实在是不一样的情怀。

4 comments:

yitjun said...

yeah!~~merry belated christmas ^^

fish said...

我們今年也被困orchard road了 哈哈

传侠 said...

当真要提防酒醉,被hall 16的那位瞄准就糟了!
圣诞考试快乐~

piggytyx said...

hall 16?难道?
绝对不会被她发现的!!!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