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February 2009

今天小生站在一个四方舞台

右脚踩上去,感到一种凹陷,重返舞台的第一个姿态,竟然是摆过头倾听一旁的工作人员说:危险。去年的午餐音乐会,在烈日下曝光,位置不很理想,观众零星。这次蒙宜耿的邀请,前来客串,地点换到了Lt1A外面。地点是好的,愿意驻足的人还是很少。

欣颖问小生为什么要唱这首歌,小生想,没什么吧,唱歌就唱得舒服,不想用喊的,所以是《100种生活》。午餐音乐会每每配合情人节,大一那年和菀薇唱《I Still Believe》,那就叫做喊。其实选择也不多,能记下歌词的就那么几首,而且绝大部分是煽情的悲伤音乐,大概不适合演出。

本来想在台上更轻松活泼一点的,但现场难免有意料外的情节出现。九宫格的舞台,眼前第一列就无法踩上去,空间限制,想走动都不行。最后,生根在舞台正中央,一个小小的四方格子,听不见自己模糊的声音。100种生活,就是躲在四方格里幻想出来的悲哀。

姑不论唱得如何,为何接下这单表演还真奇怪,自己明明不大想上台的。还是存在那种虚荣与炫耀?小生想要有人、有地方,静静地让小生一个人唱,唱缓缓的歌,不需要卖弄的歌,想出发上海前,唱给柯南那样。上台只为了飙高音,那叫表演。商品不特出才需要买点吧。

2 comments:

yitjun said...

哈哈,那你就多唱给我们听吧!~~
我们都会很开心地听的!~~:D
昨天的音响真的不太好!~~
你的声音很朦胧呢~~
哈哈~~

yxian said...

你唱得很好听
只是那边空间太大,声音很散。。。
不过你唱的时候,好像还比较多人停下来也。。。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