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February 2009

我想起你的第三个情人节早晨

第三个情人节的早晨,我又落了俗套,用天气来隐喻心情。

最后一片面包,还有最后一勺金枪鱼。面包反而比较甜一点,因为冰箱已经不冷了。汗水淋漓的篮球酣战之际,金枪鱼在胃里赌气,可以想象到鱼头顶在胃壁撒娇的姿态,不知是为了什么。只好躲到一边歇息。一来一去,球场冷清,房间却闷得慌。已经开了一天一夜的窗,风就是不愿意透进来。

越洋电话没有一个道理,就连嘟嘟嘟的回音也不愿给予,于是把气出在遥控器上。摔坏了,终于。最重要的按钮坏了,屏幕里的自己忽然跑不动了,怎么也甩不开从身后拉扯的后卫。输了,连续几场比赛。

这是我想起你的第三个情人节早晨,因为睡眼惺忪,淡淡的,如那筛过窗帘的灰色曙光。因为无数的梦交织,剩下一缕缕模糊交汇的意象,我都把他们臆测为能够联系起你的种种。我想我是记起了你的眼睛,小小的,内双,藏在眼镜底下,偶尔被蓬蓬的刘海掩盖。

三,是民俗的传统,递进的修辞。这一次是递进后,更加的淡薄。易恩掏腰包请了一餐,微风拂面的海番村海鲜馆。想要提起你,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名字到了嘴角旋而吞入腹中。牛油苏东酥太咸了,可能是海风的关系。

我一直很在意你Msn的宣言,一直杜撰成是你写给自己的一句埋怨,却始终不愿去寻找证实。因为我实在无法和你联系。

第三个情人节的早晨,我想起你的。

4 comments:

qojop said...

想念与被想念,
虽然都苦涩,却是很幸福的事,毕竟有可指的对象=)
我们父母是怎么认识的?我能想得到的就是:教会?亲戚?邻居?一起打太极的?

yxian said...

以后不要吃过期的tuna

piggytyx said...

qojop:
你说在larkin巴刹做工,大概就认识的。

yxian:
不会再乱吃了,哈哈

Anonymous said...

所以你喜欢的是
眼睛小小的,内双,戴眼镜 还要有刘海的?
哈哈哈
_huiwen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