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February 2009

MSD 的一头困兽

这学期以来的脏话,一天内骂光了。不止吧。

Laksa太辣,对小生的肠胃是一种折磨,直肠直指肛门一带,热辣辣地燃烧着,一面拉一面抽搐。大清早就泻掉了两腿的蛮劲,这是MSD的早晨。

小组赛第一场,对手是老练强悍的MSA黑衣队,如其服饰,什么都是黑的,就连体育精神也一样。小生一如既往,热衷于摔跤。上半场1比1结束,黑坦克大军对比幽灵游击队。小生获得两次妙传,攻入两球。最终6+1+1以5比2打败不可一世的MSA黑。有个矮仔实在令人讨厌,然后小生几乎变成被讨厌的另一个,那是下一场。

第二场,面对求胜若渴的NUS红,大家都轻敌了,上半场让他们攻入四球,不过比分还是2比2。对于裁判的判罚小生很不满,加之球队表现遭透,小生异常愤怒,累积了上一场的不愉快,一次性爆发。像一头脱缰的野马,乱冲乱闯;又仿佛美洲大野牛跳跃着,死缠着对手;下场时,却是一只被斗牛士扎得鲜血直流的牛,晕头转向,眼里只有红的诱惑。粗口、不雅手势、不合作的态度、不接受劝解……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怎么这个小生突然进化成兽,不认识小生的,应该会误会日常里的小生也一如猛兽,不可接触。

日常的小生是谁,球场上的小生又是谁,哪一个才是小生?是日常压抑太多了?还是运动使得血脉喷张,荷尔蒙作祟?

剩下一分钟,还落后两球,久违的世友也踢得不甚顺心。他在禁区线5度角获得一次任意球机会,小生一脸怒容,没人敢代他主罚。磅!球直窜人墙与近柱的死角,5比4。虽然奋力抵抗,最后还是败下阵来。泻过肚子后,小腿肚俨如被抽干的引擎,噗噗噗噗,抽筋得不可收拾。

阿德说小生踢球重心太高,想不跌到也难。卓彬以为这个小生发疯了。阿富被吓了一跳。小生拖着摔痕静静等待决赛。小组赛一胜一负,以得失球优势正盟主出线,但半决赛对手人员不齐自动弃权,球队直接晋级决赛。决赛面对强劲的MSA黄,开赛不到一分钟,大雨倾盆,被迫取消。最终没有补赛,两队齐获冠军。如此头衔,一班战将不愿接受,于是让小生留下来代领奖牌。小生自己踢得这样没有体育精神,也真是不好意思去领奖。接过慧敏手上的奖牌,小生尴尬一笑。

今年大队接力也取消了,小生错过了第三次。大一大二的时候都因为脚伤而没法奔跑,这次却败给天意。小生何时才有机会在100米的跑道上和别人竞争?这一天实在郁闷,也没多少运动却一身伤,体力尽丧。

小生仿佛Dr Jekyll,平日里是人形,到了特定场域就成了Mr Hyde。那么,写下这一篇的又是谁?

5 comments:

传侠 said...

下次就在麻将桌决斗吧,看谁拿冠军

yitjun said...

每个人本来就多变
也不用太在意那个才是你
因为不管是哪个都和你息息相关
哈哈~~
一定是我拿冠军!~~
yeah!~~>.<

yxian said...

球场就像男人的战场
每时每刻都认真对待
绝不松懈
所以你还是你啦。。。

pt said...

不同的情况就有不同的面目吧。
但是你还是你,最原本的你依然在。
不要虐待hamster哦。

友个人 said...

好一个“球场就像男人的战场”,Good!

嗯,错过大队接力。。。有时对某些东西总会这么巧的错过,说也说不清为什么就这么巧。

有一个办法,找一天,找完你所有的朋友,大家一起来大队接力。哇,想象就很刺激了!快点快点来一个你和朋友之间的“友情的大队接力”!届时要叫我来看!哈哈,自己在那里h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