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February 2009

暴走延续

小生又再次把一位女生抛弃在MRT车站,时间为近午夜的11点54分。

上海暴走族回归新加坡,约了小生,地点在文庆地铁站。晚餐是吃不到的鸡饭紧急换了的另一家。贵,但还算好吃。Joyce还有Lyn,然后维彪出现了,那时候在计程车里,到另一个地方去——“记得吃”的甜点有古朴的铁汤匙,却没有古朴的豆花香。人潮汹涌,不肯离席,还延续着上海的那些话题。

延续的更是暴走。在新加坡,渐入眠的夜,还有Haji Lane,一条水烟街。草席、人群、围坐还有话语,当然,烟。Joyce像导游,维彪见习着,城市的历史,小生猜。

经过教堂、回教堂,新加坡很小,浓缩在小印度的小。最后钻进Plaza Singapura,Starbuck里巧遇上海的话题,延续。MC聊天,入微的,还有一些秘密,小生不认识的一些名字。

最后一趟MRT,跑着、赶着。小生窜入那闪烁着红光的门,来不及说再见,结果,Lyn错过了另一方向的列车。事故重演,还是一次抛弃。

1 comment:

友个人 said...

没关系啦,赶地铁是这样的嘛!今天小弟也是从outram park紫线飞到青线那里。最后还是搭不到巴士。。。


你可以做的就是,打电话或者sms她,问她是否平安到家。^^ 给她一则满满关心的短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