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December 2007

杂七杂八

人家都说星期天要干嘛?逛街?看电影?卡拉ok?接近吧,我们唱歌,唱以前的那种感觉。我很愿意把每一个星期天奉献给合唱。今天,伟吉来带,我觉得很好,我们终于开始雕磨细节了。看到大家愿意付出,我也很欣慰,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但没准明年还是新山办呢?

练了歌,大家一起到Old Town喝咖啡,感觉好好哦,又是一次难得的相聚。菠萝包很香,但咖啡太浓了,我的胃受不了,现在也还不想睡。送恺莉迦馨回家,我想说,这次机会也难得让我和两个老妹聚一起,感谢机缘吧,也怪我自己是个不会制造机缘的人,简单地说就是懒啦~

回家,看戏,今天回顾新传媒25周年,看到很多童年时代的痕迹,蛮感动的,也很久没那样专心看新加坡电视节目了。白言两老上台时,我看到了两个年华逝去的荧幕人,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慨,感慨人生啊!人生就如王维的诗所说一样,“纷纷开且落”,是那么自然,也那么不可避免,无情中又埋藏着许多真情。

啊,刚才看了最新的《星光大道》,觉得,看人家比赛好辛苦哦,自己也是,荧幕里的人也是。人啊,被商业化的世界玩弄着,彼此玩弄着。明星梦,就好象古人考科举那样,那份狂,那种执着,也许将延续好多年吧。好多青春被浪费掉了,却赚花了少数操纵者的眼。捷径,人人都抢着走,连我自己都不免偶尔有如此奢望,但奢望的背后永远埋藏着捷径里看不到的黑暗,人也就迷失了。甭管这些比赛节目是不是在作秀,观看的人,像我这样都起了某种作用,那也许就是某种非典型的预期反应吧。人们也似乎乐意于此。

唉,我们到底要站在自以为的高处,用自定的高标来努力成为一个批评者,还是要站在最曝露的平原,用自己仅有的能力来努力成为一个被批评者呢?试问何者较简单?毋庸置疑,是前者!

2 comments:

yitjun said...

喂,小只煮麦片鸡了,真可惜你不在,我们还以为你有回来,怎知道?呵呵~~

kylie said...

亲爱的,
如果你把我们的合照
从手机的壁纸删除
你会有很惨的下场哦
哇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