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December 2007

圣诞感冒

12月24日清早一起床,只发觉全身酸痛,昏昏沉沉、浑浑噩噩,提不起劲来。刷牙洗脸后坐在电脑桌前,慢慢思考该吃什么早餐。拿了包何人可茶泡了,配上面包,极其奇怪的搭配。吃饱了,对着屏幕的荧光发呆,感觉整颗头颅是肿胀的、四肢无力。用力呼吸,发现通往肺部的隧道被垃圾淤塞了顺畅。原来,这是俗称的感冒。

然后开始挣扎要不要去上班,奢望感冒茶的功效。问自己:要钱还是讨苦吃?终于不听话的手打了封简讯给老师,请了一天假。就在老师御批病假不久后,一个熟悉的名字“pop”出来,问我在哪里。原来蔡佩丝跟他哥哥来NTU,就顺便找找我吧。

虽然病了,但不觉得很巧吗?一有空便有人来约,何况老朋友了,怎么能不理呢?首先走了一段漫长的路去找她phd哥哥的实验室,发现,她哥哥和她一样高,人很友善也很可爱。看看佩丝,也没什么改变,只是头发更长了些,也没有像蔡岳宏那次说的“臃肿”,哈哈。



什么?要出去玩啊?我可是很闷的人哦。就让她哥载我们到JP去,本来想,就在那里逛逛吧,可是,那个地方又太小了,也没什么值得逛的,于是我们出发去Vivo City,毕竟那是新加坡最大的购物中心。

佩丝也是的,难得出门也没带相机电话,最后还是用我的烂手机才拍了两张,实在够笨的,哈哈。说是带她来逛街,却好像是我自己在逛街,买的还比她多呢。我自己就买了一套衣裤还有给笨宇浩的“新潮”长裤(好像买得太大件了)。佩丝才买了两件衣服,还有一件我害到她没买,paiseh。



两点了,肚子咕咕叫了,我带她兴致憧憧进去欣薇口中——传说中的那间“店小二”吃饭。叫了一盘鸭、一碟菜。鸭肉真的好吃,菜也不错,就是太多了。我们两个人还真吃不下,怪浪费的。这家店人很多,我们就坐在玻璃窗旁边,恰好可以望到对岸的圣淘沙,还有几艘在海面上慢慢蠕动的观光船。虽然有点热,但风景还过得去。

聊天聊到一半,大姐打来,叫我买些东西,忽然“pop”一声,原来那个笨蛋把湿面巾的包装打爆了。你看她那错愕不好意思的表情,恰似做错事的小孩子那样,真的是笨蛋。还钱的时候虚惊一场,他们不收Nets,我全身毛孔迅速张缩了两下,还好现金足够,不然就糗大了。

Christmas Eve 的下午,新加坡的购物中心真的不好逛,人实在太多了,尤其是礼品店,根本挤不进去。 Vivo 有一间卖熊熊的店,噱头十足。购物架上摆着一箩箩的熊皮,选好了就让店员为他充棉花。充满后,店员会要求你拿一颗心,许一个愿,然后放进熊的身体里再缝死。这是许多人眼里浪漫的商机。

佩丝说:“很会做生意,pattern 很多。”
我说:“因为你们喜欢啊。”

三点半了,答应人家哥哥要送人家回去了。于是上了MRT 踏上归程,也结束了佩丝的新加坡之旅。邀我当“programmer”,我还真的做不来啊。希望不会觉得很“显”吧。



过后买了礼物、柠檬还有培根就到姐姐家去了。一到家,整个人都散了,天啊,生病了还到处跑,骨头散了活该。讨了一些药吃,想快快治好这个圣诞感冒。看着电视等大姐大显身手做的Oliver的西洋大餐。

冲了凉,吃饭咯!有Spaghetti、苹果沙拉还有香喷喷的培根柠檬烤鸡,真是太好吃了,虽然胃口不好还是吃了很多。大姐家小小圣诞树下摆着我们三个人的礼物,随机交换。我拿到姐夫买的两个毛茸茸的勾勾、姐夫拿到姐姐的打字贴纸、大姐拿到我的圣诞卡加笔。

这个平安夜,我们一起看了Tim Burton的《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难以想象这是14年前动画,内容也很特别。我欣赏了这修长帅气的骷髅人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去了解他的电影。电影是歌舞剧形式的,歌曲都很好听。

圣诞到了,我得了一个大大的圣诞感冒,希望不要传染别人,哈哈,不过姐夫好像中招了。今天好了些。要感谢这个感冒吗?没有感冒就没有请假,没有请假就不能迎接佩丝难得的到访,没有佩丝突然出现今年就真的孤苦伶仃了。

谢谢咯,这份圣诞礼物,我收下了哟。

1 comment:

传侠 said...

要死咯~请假病假,小心被炒!
被炒也不错,让我来顶替~娃哈哈~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