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ecember 2007

老友聚餐

一伙馋嘴的大学生,开了两辆车子就到遥远的振林山去吃海鲜。一桌子8个傻子再加上立彬一家,一共12人。大家什么都聊,有的没的甚至是大学生活的风花雪月,这就该是好久不见的话题了。

食物上桌,最后压轴的螃蟹略嫌小了点,全不似去年那样的生猛肉厚,金枝玉叶一般的,瘦且小,但鲜味却不输从前,肉质也很有弹性。另一道港蒸红槽鱼,鲜甜有嚼劲,真好吃。而那虾子又太少了,不够分,就连麦片都被吃的精光。满足了肚子,同时满足了久别重逢后的感情。

吃饱了,到筱蕾家坐坐。路上,伟献提起了合唱团的事。说着,还觉得蛮感慨的,甚至是一种沮丧。我们不了解,一直从外边听到闲言闲语,心底也不好受。我们三个路上就聊着这个话题,生出许多的不解、伤感,毕竟,这一代是我们疼爱的一代,我们曾经努力付出栽培的一代,不能就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人心的涣散吧!我决定,30号我们要好好地唱出来,希望能感动大家,因为那种期待、怀念、激动、紧张,是我们所共同享有的,共同创造的美妙。看着吧!

到了筱蕾家,我教大家玩“贱狗”,一玩就是两个小时。真累,于是告辞了,我这个大路痴,就这样忽悠忽悠,听着岳宏的指挥,一路就回到了家。

小嘉欣出水痘了,我赶紧打了个电话慰问一下。也聊了蛮久的,我也是好久没聊电话了,上次是恺莉生日那天。好久没联络了,电话那端的声音差点都认不出了,不过还是那样傻傻的,许多都变了,这却没变。唉,从她口中听到的合唱团好像不似谣言中那样,也许,谣言真的只是谣言吧。却也隐晦地听出一些端疑,唉。

我决定要去Kukup了,岳宏差不多也被我说动了,希望,不仅能重温,更能享受、创造更多的回忆。对宽中合唱团,那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依恋,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思恋啊,我对你永远抱着奢望。

1 comment:

uncle said...

我妈好像又不肯我去kukup了,我再看情况吧!
难得我们大家有机会聚在一起,的确很开心。聊点有的没的,怎么说大家还有个联络。这次聚在一起感觉很不一样,因为大家有的做工了,有的去到那么远读书(不像以前在同一间学校读书,每天都会见面),还能像以前那样在一起玩,一起笑,一起废。。。

愿我们友谊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