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December 2007

享受生活

昨天,不甘不愿地前去练习室内。临时又改了地点,浪费了不少时间。那些圣诞歌,还真的都很陌生,简单说就是不会唱。来的也只是小猫三两只,胡老师一声令下,开始了。我跟着胤强乱唱一通。大家也真狠,故意让我唱santa clause is coming to town的两句solo以防我不来唱。这是一种强制的压力,我不喜欢这样子的solo,要solo我有的是机会,我会稀罕?哼,也太小看我了。就这样,室内对我来说已经慢慢变得什么都不是了。我们涣散、老调长谈、昙花一现,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继续下去,毕竟割舍一个唱合唱的机会是痛苦的。

10点一结束,我二话不说就驾车回去了,去晓燕家。小孩子们在那里BBQ,老不正经的我就爱参进他们,哈,可笑可笑。到了那,原来还有另一个老的,升龙。大家烤鸡的烤鸡、看电视的看电视,后来抱了把吉他便在院子里唱起歌来,也理不得周围邻居了。唱得累了我教大家玩游戏,一开始的“动物园”还捕捉不了大家的心,没办法只好使出绝招玩“咩咩”、“像谁”、“开关”、“号码”……(死了,要是以后他们来南大读,那么seniors不是骗不到他们?哈哈,佩君很好笑,也是傻傻的,还真的很认真在玩这些游戏。)

1点多了,大家准备在室内玩“Mafia”(惊!怎么他们也会?),还好我先告辞,不然就不用回家了。虽然很想和大家多聚一会儿,但人不能那样贪心,知足常乐,何况家里只剩老爸老妈两人,不回家就太不孝了。

隔天,也就是今天早上,我们相约在篮球场。五音协要办篮球赛了,这也是他们最后的练习,而我就挺身而出当个陪练的角色。原来女生也有比,蕙丝果然厉害,还带了小学校队的妹妹来,看来女生有希望了,哈哈。

很久没这样多人一起打球了,感觉很好,流了超多汗,晒了超久的太阳。10点钟,我们就受不了跑去吃早餐了。板面店里一下子挤满了3大桌的人,一股股热气腾腾的不再是那些汤面了,而是我们这一大群“汗王”。哈,跟这群小孩子聊天,虽然有时很无聊,却很轻松,就像以前那样,返老还童了一下。

下午,带着疲惫的身体去练歌,对,又是练歌!但,这是我喜欢的练歌。今天来了12人,比那天多了两个,有进步!两首歌都有很好的练到,尤其是一些细微的处理还有英文的咬字。以前的我,似乎不是很喜欢自己这一级,也许残余一些些小误会,如今芥蒂都湮没了,我越发觉得自己这一级的好。大家活泼开朗、玩得起、放得开,又能专心、且各有所长,快乐,就是这样聚合起来的。而这里的美好对我在室内的痛苦形成的反差,无疑更加剧了心理的挣扎,毕竟,这个偶然的机会,暂时来说不会得以长久,原因则是大家一月过后的劳燕纷飞。

心满意足后,载伟吉回家,这也是和我这位多才多艺的团长难得的谈天机会。但路上仍总是,老套的问答。而我最关心的是,我们能否继续组一个小组来唱。说真的,以前很羡慕他们能够唱lonesome road还有and so it goes,我总想参进去,如今,我还是有着这种强烈的念头。

回新山,日子仍是多姿多彩,且是与自己最喜欢的合唱有关,我并不后悔这个学期什么活动也不拿。这个月,要慢慢地过、好好地过、用心地体验、用心地享受。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刘晓鹏老师说过:国际政治,就是黑帮社会。

没有政治、权力的歌声,最动人了。

剩下来的一个月,我们大家好好地珍惜吧!


p/s:没有政治和权利、和平相处的世界,是否可能?(扯远了,哈哈)

Pianist said...

留言者,Pianist也。

uncle said...

很可惜这次我不能来。那天,我也唱得很开心!
期待着下一次的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