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December 2007

A TEMPO

今早,不到七点就起来了,吃了早餐冲了凉,稍作打扮就出门了。星期天清早的道路是干净通畅的,不必驾得很快,十五分钟便到达中华公会了。

我们是第一组,所以伟吉让大家早点集合早点热身。八点钟,我们在公会大楼正门口开声,吸引不少旁人的目光。伟吉,在我眼中是个很出色的指挥,并且很有智慧,大概没有人会对他的指导感到厌倦。他让我们可以唱得快乐并且唱得出色。我们今天的目标,便是高高兴兴、不丢脸地把一切唱给大家听。

比赛前大家都互相鼓励、互相纾解压力,就好象当年那个场景,不过这一次,我们并没有背负着什么负担,我们大概都只想着怎么唱好这两首歌而已。十点二十分,我们进入后台准备,做了一次无声的练习。看着镜子,我们对着自己唱歌。

终于掌声把我们催上了台,我只想更专业地把这表演完成。第一首《拉骆驼》,婉婷负责给音,立彬指挥。“叮当叮当!”我们开始了,岳宏赛后说感觉很好,我也觉得我们Tenor并没有唱得很辛苦。这首短短的民谣在激烈与热情中结束。虽然整首歌都是minor,但苦中的甜仍是洋溢的,我们的乐,是洋溢的。

上台前,愉雯说:“会哭吗?最后一次哦。”

第二首,《Many Colors Paint The Rainbow》,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练,再加上这是大家初中小组就唱了的曲子,意义更不一样吧。伟吉的手指轻点,立彬的伴奏像溪水潺潺流动,似乎流进了那记忆的河中,牵引出我们女生们动人心扉的歌声。我陶醉、神游,有一股清泉在眼眶打转,我跟自己说:“不行,我还得完成这首歌。”

相信伟吉转过头看到我这哽咽的眼神,一定吓了一跳吧。庆幸的是,我努力地把歌曲完整唱完了。这首歌带着我们之间多少默契与感动啊?伟吉指挥得手都在抖了,我感觉到自己沉溺在大家共同的激动当中,左右想必也有这类的悸动吧。

May this song be our anthem without end!对我来说,这首歌的意义已经超越宗教了,友情更可以是高于一切信仰的,不是吗?

当然,我是唯一一个哭得很严重的啦,因为我是FYC水桶嘛,出了名的感情泛滥。眼泪都把眼线弄糊了,满眼眶的黑色,远看就像熊猫一样。没关系,这就是我的表现手法,感动流涕不是很好吗?

今年的比赛,虽说是第一届,但我觉得是成功的,因为水准颇高。隆中华、槟城都很不错,已经不是前两年的全国独中合唱赛了。

第三组是宽中合唱团,两首歌的表现与上星期表演时真是有着天壤之别。在我们眼里,真的很棒、很棒了。然后是Crescendo,也唱得不错。

比赛结束,大家忙着拍照,拍了很多照。不久后,陪审团回座,比赛成绩也将公布。宽中合唱团,竟然仅得优胜奖。我们黯然了一刹那。隆中华第三、Crescendo第二,就当大家以为冠军又是另一支隆中的队伍时,玉姗这么说了。“第一名是谁呢?他们唱的歌是~Many colors paint the rainbow~”我们座中惊叫四起,我不敢相信,大家都跳起来了,我还坐着想“是真的吗?”我慢了三拍才和大家一起欢腾雀跃,哦,太意外了,太开心了。这是大家都意想不到的结果,似乎太突兀了!除了高兴,还是高兴。

嗯,把高兴放一旁。宽合哭了,我们的传统吧,输了都会自责地哭了,虽然很孬种,但很真。那种痛是很真的,犹记得三年前的我,哭得像水龙头坏了一样。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开解他们,毕竟某个意义上我们亲手打败了自己亲爱的学弟妹。让我们去安慰他们,不是很反讽吗?比赛总有输赢,这个结果并不坏吧。俊驎的用意是让大家成长吧。

午餐,为了晚上的火锅,我们不多吃。没想到一杯茶便把我的肚子给击垮。整整痛了好几个小时,就连火锅也错过了。然后我们度过了一个比较没有意义的讲评时间,问题不在裁判们,而在我们。当一人开了先河,其他人纷纷询问有关自己组别的优缺点,我们也一样,一样俗。怎么说,应该可以更有意义的吧。这一次大手笔,看得出胡老师一干主办者都很用心,三位评审都是大有来头的,尤其是那享誉很广的Nelson Quek。

关于合唱团与Crescendo长期下来累计的问题,我相信,在今天的结果中必然要爆发的。也许一方会指责另一方,不过我觉得双方都得试着去接洽、试着去谈。没有什么是必须憎恨的,合唱团就是一个团,我希望各位都长大了能够把事情更圆滑地处理。

第一届全国青少年合唱赛,我们是第一组,也拿了第一名,很多的巧合,也许注定是一个开始。也许一年后、两年后、几年后,我们又会再次聚在一起,继续唱我们的歌呢!

A Tempo,Yeah!宽中合唱团也不要太难过,输的时候,要认,要自强,虽然有很多遗憾,但遗憾未尝不是一种美。最重要是我们之间的联系,不可以断哦!大家加油!

4 comments:

uncle said...

A Tempo 我爱你们!
这次,我们真得唱得很好,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天。。。
易恩说,这冠军对我们来说意义非凡。的确,没人会否认。。。
每一次能同台演出同台表演,我都看作是一种缘分。我很珍惜每一次缘分的到来,也很期待下一次缘分的到来。。。

虽说我们亲手打败了学弟学妹,我倒觉得经过这次比赛他们学了很多。学到的,肯定比那得到的冠军的荣耀还多,你说是吗?
FYC还有大把时间,重新调整,重新出发!
没有任何一支队伍是永远的冠军,只有从失败中吸取教训,能从失败中重新站起来的队伍才是下一届的冠军!
加油吧!

Anonymous said...

有时,
还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题呢?
我跟俊麟,
从来都没因为这件事发生什么问题。。。
应该是说肯定没有吧!

很乱,
只是一个比赛,
大家都只想唱好自己的歌,
难道不是吗?
为什么炮灰总是落在我这里?
不解?
为什么就是要把全部事情混在一起呢?
从来就不想去比较,
只想去做自己的音乐,
很无奈,
真的,
很累。。。

piggytyx said...

我认为事件的本质上没有问题
只是有些人与人之间的因素吧
可能是沟通还是怎样
我不认为是无法逾越的大问题
可以被解决的
不过取决于双方的态度
你也不必太伤心
在我们看来事情还是可以很中性的
只要大家不加盐加粗

Anonymous said...

哈哈!
其实也如你说的,
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所以我一直什么都不说。。。
因为我真的觉得我没错,
所以你明白吗?

就如佩君说的,
要信任他们,
要相信他们,
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对了,
为什么就是有人喜欢加醋?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