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December 2007

Yo! That's my Daddy!



今天老爸和宇浩有表演,一人solo一首。
下午三点,在中华公会,也是托了锦仪男朋友的福。

早上的雨乘着风,电掣而来,飒飒的呼啸,冷得出奇。老妈子却不畏寒冷,流着汗在包kueh,包我们潮州人传统的“ang kueh”。11点多,三姨妈也来助阵。一个个白白红红的kueh,便从模子里弹出来,并雕上了传统的纹理,一层层地平铺在圆盘上,等待送入蒸笼。我呢?出手也是帮倒忙,所以负责去买午餐,老妈子指定的健康午餐——客家擂茶(第一次吃,怪味,没喝汤,哈哈)。

时间近了,大家打扮的打扮,就准备出门了。到了中华公会,惊讶发现宽中合唱团竟然有来表演!原来是来宣传的。表演蛮准时开始,虽然观众不多,且小孩子很多,但却不影响老爸和小鬼的表现。

难得看老爸在台上吹笛子,老爸应该很开心吧。这几年,似乎都改行拉大提琴了。不过,我还是觉得老爸笛子是老本行,也最擅长吧,这个机会,真是难得啊。老爸在台上吹了一首笛子名曲《姑苏行》,身上裹着老妈子做的金色大衣,加上一头的银丝,灯光下光彩耀人啊!嘿,That's my daddy on stage!



宇浩呢,穿着同样款式的老妈子牌大衣,沉甸甸的蓝色(灯光下变青色)。长大的身体,衬不上那稚气的大脸,远远看去,根本不像个初中二的小鬼。他和一位学长二重奏,用古筝弹阿妹的《站在高岗上》。弹得不错啦,只是没有舞台经验,在台上表情别扭别扭的。



因为是“音乐学院”办的,所以有很多超可爱的小孩子上去表演四手联弹,一对一对地替换,还蛮有创意的。接着中间的休息时间,我跑到休息室去找合唱团的那群小孩子。大家在练歌,练我不会的歌。慧洳说:“这样宇昕不是听完了?”所以大家马上换歌,竟换成我会唱的老歌,呜呜,好感动,对我真好~

最后的表演,两首圣诞歌,唱得,唉~场地是个大问题。哦,到时候比赛也是这里,这次够力。表演结束了,全家还有三姨妈准备一起去吃饭。在礼堂门口那群小孩子惊讶的说:“真的是你爸爸吗?”“你弟弟?”“做么我不懂的?”然后就是一整家人都被他们过目了,好奇怪啊。

吃饭,吃饭,在老妈子老店对面的“古早人”吃粥。每道菜都是精致小巧的,大家吃得很开心,相信也有一种回味的感觉吧,毕竟老店是我童年时代常去的地方,虽然我的印象中只记得表哥的电视游戏机里的超级玛丽欧。

接着去看小BB。今天她很开心,看到这么多表姑表叔来陪她玩。姐夫在,当然得拍很多的照片啦。就这样,哈拉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家。哈哈,看过宝贝之后,心情真的是不错的哦。



刚才发了加油短讯给表演在即的大家,收到祎凡很感动的回信,很感慨。终于有人称赞我这多事的人的爱团了,霎那间是有温暖到的(惨,语法被品廷影响到够力酱)。

明天合唱团表演,加油

1 comment:

yitjun said...

哈哈,表演加油咯~~
你弟和你完全不像耶: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