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December 2007

五、六、七

星期五,小嘉欣说要到晓燕家去住一晚,本来想去Jusco载她的,但想一想自己还没出过水痘就不去了,况且印象中老爸也没中过,如果车子里有病菌害到老爸就不好了。结果一天忽悠忽悠地过,看戏看戏看戏。另外花了15分钟跑去美德验血,都怪自己上次没有打完三支B型肝炎的针,希望明天的报告不要再让我花钱了。

星期六,在岳宏的盛情邀请下,我们俩加上玟妘、廷源四个一起去Redbox狂歌。唱足五个小时,一人花了25块,唱完后个个精疲力竭。这才发觉,我还真爱抢mic的,虽然我自己点的歌不多,但我几乎全程参与。玟妘还点了草蜢的《爱不怕》,四个人就在暗房里跳起来,假装外面的人看不到,也不害臊。唱了这么久,接着竟然还要去练室内,真的是自找苦吃。

终于挨过了练习,sms了佩君,看他们是不是在学校看弦乐团表演,想去找他们。到那只有佩君和贞怡上了我的车,一路就说了好多好多。佩君把这一年没和我说的都说了,真的蛮惊讶。只是冷落了后座的那位。平常佩君在车上就是头“一路向北”,安静的睡觉,没想到这一次这么精神。也难怪,主席的压力是大的,毕竟我也试过这种滋味。送到了家门口,竟还没说完,继续在门口,坐在车内谈。也难得吧,这机会不是以往,未来也不懂有没有,更何况毕了业,一切都不知道。

礼拜,A Tempo练习前就和立彬一起吃炖汤。今天的人还真不齐,到了2点才来十个人,且一个个有气没力的,一片惨淡。三点我就和立彬去室内开会了。坦白讲,参了室内这一整年,有喜有悲,真的觉得没有一种归属。哀莫大于心死,没有归属,就没心吧。唉,唉,唉~年龄真的是一大代沟,虽然和他们在一起学习了很多社会经验,但,对我一个20岁的人来说,这是我并不追求的。我仍想干干净净地继续活在无邪的世界里,虽然那里已经污染重重,却总较清新。也不知谁对不起谁,我确实很对不起室内,因为人总在,心总不在。

开会后由于记错时间,自己多了一个小时空档,没办法只好躲进CS逛一逛。买了本书,虽然叫二姐买肯定更便宜,但手还是痒了。我觉得自己开始喜欢买书,但还没真正开始喜欢看书,无奈~后来在底楼遇见打工的恺莉,哈哈,她看到我吓了一跳,还跌到了,哎哟,我魅力不差!

晚上和岳宏、易恩他们去吃晚餐,在Carefour的Don Sushi。岳宏请客,真不好意思啊。最后,跟岳宏去看球赛,曼联1比0胜利物浦。搞到这个时间才回来,结果隔天的工又不懂几点要赶过去了,啊~~~

1 comment:

uncle said...

不必不好意思,记得下次到你请客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