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January 2008

运动周

上礼拜,对我这一长期沉浸在电脑桌面前的小轮胎来说,是个考验。星期三吧,去SRC跑了10圈,感觉体力充沛,对星期天的Malaysia Sport Day跃跃欲试。

星期五晚上,由于歌咏组有点无聊,就跑去打球了。我和明俐几个人对上艺瀚等一群老seniors,享受了被蹂躏的所有体验。由于没有穿鞋,脚底摩擦生热,累积了一块大水泡,还感受到它自己爆裂的快感。

附注水泡的形成:据体会,脚底死皮与或肉之间有一层关系暧昧、半死不活的,姑且叫它“奈何层”。当死皮在地上歇斯底里地磨擦着时,“奈何层”就会发生里特9级大地震,当突破临界点时,“奈何层”就会断裂,消解在生死皮肉之间。注意,这时,活着的肉就会呈现血红色,这是生病时“红肿热痛”的必然反应。而构成水泡最重要的水呢,就会从不知名的,姑且称之“黄泉”的地方灌溉进来。隔着半透明的死皮,你会看到积水鼓胀着死皮抑或是随脚的摆动,四处流窜,可以很恶心也可以很病态美。

长水泡,心想完了。没想到星期六还踢了三个小时的球。我进了一球,感觉还“欧开”,水泡的影响不大,所以兴致冲冲迈向礼拜天的运动会了。这是一个很拖人时间的运动会,不禁令我怀念起我在宽中的三届运动会。下次还得详细写一些关于这段的往事,太值得回味了,那真的是汗味十足。

我们Old Hall队实力平平,第一场侥幸战胜了NUS分队。第二场进行到一半,下起了大雨。很无奈吧,运动会就怕老天跟你来这一套,愤怒呢!我们和8~11队的比赛直等到天气稍好些才继续。顺带一提,那天的天气是这样的:艳阳高照、倾盆大雨、阳光和煦。

被烤热的足球场浇上了乌云的坠液,蒸发出一层可怕的迷蒙,那是不健康的象征。在上面继续踢球的我们好像蒸笼里的斗鲳,而上午的比赛中我们更像是极速变红的螃蟹。这场比赛我们输了,我没了体力、没了斗志。正当比赛进入尾声的时候,我起跳落下,一脚踩入积水中,应验了起水泡附带的魔咒,扭伤了。我不得不弃权我的接力赛,难过,又一次这样。从此,我的速度又是一个解不开的谜。

附注:那天游泳跌坏的尾椎依然在运动时声声哀嚎,难道我真的受伤了?

后记:刚吃过晚餐,欣微说我瘦了,更多人说我黑了。于是,我便从“牛油小生”变成“猪油渣小生”(猪油渣黑黑又QQ,很符合现在的我,这都是她们说的……)了。还有我的QQ的头发第一次受到肯定,谢谢慧雯啊。对,那我该学日语了。

2 comments:

yitjun said...

哦~~
猪油渣小生,感觉油腻腻~~
不过很好笑的名~~
哈哈~~

uncle said...

天啊,你还在延续你的受伤命。。。
我就好了,自从那次韧带断后就很少运动,也没什么受伤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