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anuary 2008

甜甜黏黏的生日

星期五,据说是我生日的正日,这一天呢,9点半有课,是我们中文系美女教授的课,说的是我很喜欢的课题,但也许,我可能会Drop了这一科。也没人理睬我,算了,反正前一晚太精彩了。

回房,我就用心地写着部落,但总不能不吃午餐,就勉强钰钧约我。然后便在can14与钰钧、泉城他们一起吃。我想就把下午腾出来吧,因为伊琳说了可能来找我。谁知道整个下午都在房,还睡了一觉,也接到通知伊琳不来了,所以易恩叫我享受一个人的生日。那么好吧,晚餐也不吃了,因为肚子真的撑大啦。

不过呢,还是和柯南去吃宵夜了,度过了生日的最后几个小时。易恩说要来找我,所以便没打算和柯南玩到很迟。吃了粥,听了小美他们给我的最后一次生日歌后,便回去了。途中鸡佬也拿来了那天忘记拿出来的礼物给我——一粒耐克足球,谢谢啊。

回到房,就跟易恩说“到了”,奇怪怎么还没来。无聊的同时就看看别人的部落,想看看谁写了写我。忽然听到生日歌,哇,是迦馨和愉雯,真的惊喜到!不过有点奇怪,怎么拿那么大的蛋糕?唱完一遍后,一坨人跳出来,竟然是玟妘、伟吉、伟献、亿达、豆豆、升龙、廷源、淳芳还有芊琳。很感动哦,大家特地从大老远跑来,串通了易恩,来到我偏僻的房间,为我庆生。虽然过了吉时,但意义仍是非凡的,我跟我自己说,生日不准哭哦,所以抱歉了各位,宽中合唱团大水龙头昨天关紧紧咯。


(专业到要彩排的哦!)


(眼泛泪光而已!)


(大合照!)

切蛋糕、吃蛋糕,在我房里聊聊,然后仓促决定要去伟献家一起过夜。迦馨说不懂要怎样走出Hall 7哦,那我做主人的一定要带路啊,就这样走到了巴士站。玟妘说:“这个地方,这么空旷,真好哦,宇昕。”然后她那个笑容,认识的人是懂的咯,好恐怖啊,手里还不懂拿了什么,跑啊!我被攻击了,被汽水攻击,十多个人十多罐汽水,一起喷我,啊~

芊琳越来越厉害了,竟然没有开,等我以为风平浪静了,趁我不防,浇了我一身。哈哈,够疯的,大家一起都黏黏的,希望我们的友谊也能一样。真的是一个黏黏又甜甜的生日,好开心啊。有没有注意到,我开心到都没有修饰我的文字了!


(对比:侵略者与受害者)


(供应商在这里!)

跑了回房换了件衣,小心翼翼地和大家集合多一次,这次真的出发了。迦馨、愉雯不来,截了德士先回去了,然后我们分三辆车也都出发前往伟献新加坡的家。是公寓呢,入口处一个豁大的游泳池,我像惊弓之鸟一样,不想“落水”啊。

我们没有玩通宵,想消化好肠胃方便隔天早上去吃大餐。不过在玟妘坚持下,我们睁着干巴巴的眼睛玩了两轮“眨眼杀手”。疲倦是这个游戏的致命伤,于是我率先不支倒地,找周公去了。

星期六早晨,换洗干净,崔醒了伟献,我们整装出发,迈向不知名的Wirama Hotel,迎向一笼笼的港式点心!汇合婉婷后,我们走了大约20多分钟的路,才抵达。间中,玟妘竟于新加坡过斑马线可以不管车的概念兴奋不已。还好阳光和煦,20分钟的徒步没把空着肚子的我们一把蒸发。11点半,我们抵达目的地的时间。

饥饿的我们开始点菜了,第一单便点了20多样咚咚。哇,虾饺、烧卖、炸虾球、肠粉、生菜、排骨……瞬间解决,仍接着点。就这样一单又一单,最后我们结算,大概是60多笼的各式各样点心,果然是点到你开心。

只是吃,那太“显”了,可是又不能拿牌出来,伟吉和玟妘竟然自己做籤,我们一桌十个人又玩起了“眨眼杀手”。边吃边玩,大家睁目瞪眼,表情抽搐,杀人的杀人、被杀的被杀、捉人的捉人。然后玩了一下“名字Tempo”就Last order了。拍了大合照后,我们一起搭巴士去地铁站,就挥手说再见了。

亿达下星期就飞英国了,玟妘大年初一飞澳洲,一个月的假期与延续看来真的真的又要面对分离了。柳永说“多情自古伤离别”,是恒古通今的病,解药就是难能可贵的再相聚咯。半年后或者明年,大家还要聚在一起哦!

吃饱饱后,我决定回学校拿相机。刚好大家踢球时间又改了,我就去减一减肥。还不错啦,粗略找回一点感觉,进了三球,哈哈。然后跑去香儿的房冲凉。大概6点才从学校出来,到室内练习已经8点了。第一次当室内部长,什么也不用做,其实很简单,哈哈。然后劳烦姐姐来载我回家,顺便吃了个roti plata大餐。

3 comments:

yty said...

哈哈,希望你对于我们“精心策划”的生日会!!!

Anonymous said...

哈哈,率先进入21岁,有何感想?
希望你一整年顺顺利利的!加油!

Anonymous said...

忘记告诉你我是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