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anuary 2008

我的武功史

有时在想,童年该怎么定位。以确实年纪吗?还是以心智?那么,长这么大了,心智似乎回归童颜的时刻,或说犯傻时干的那些,包括在童年吗?

假期时一再重游了Kukup,玩了好多,但唯一和童年相关的,便是那双层的床,对,那双层的床是我童年的一部分。这就要从我的武侠世界开始了。

不知道几年级的时候就看了《三国演义》,还是原文的哟,虽然看不是很懂,但配合电视连续剧还有电脑游戏的搅拌后,马马虎虎得到了一些概念讯息。所以小时候总觉得热兵器的战斗不刺激、没人性,远远就杀死人了,兵不血刃的,没趣。还是古代的冷兵器好,肉搏,刀刀见血的,真实、残酷(大概是非童年时代才衍生的概念)。没准这才叫接近人性。

老妈是裁缝师,拥有好多种尺。有木的、直的长尺,有塑料的、透明的坐标尺,还有最诱人的曲尺。这三种尺就是实现我战斗欲望的好兵器,第一个是齐眉棍,第二个是软剑,最后一个是圆月弯刀。我最爱那圆月弯刀了。橘色的,握柄处较宽,且有个孔,系上了蓝色、红色或黄色的彩带,挥舞时摇摆着色彩,优美的暴力色彩。

一个人打不了仗,所以要有对象,最理想的便是我弟弟,所以童年记忆中少不了这种虚拟的打架。对了,刚才提到了床,双层床,差点忘记了。那时候爸爸买来了双层的床,对于我们家的天花板来说是个通天塔。爬上去时一定要关了风扇,要不然就是血滴子套头了。

两个爱打架的小孩怎么玩弄这张床呢?

首先,我们有三条被,百纳被,阿嬷一针一线做出来的被。一条被横着铺开,边界处塞入第二层床单的底下,把第一层完全遮盖,俨然就是我们的城堡。另外两条被,就化作披风,我们各自选好武器,就开始我们的战争。哦,忘了,关了风扇后,要开冷气。冰冷沁凉的氛围下,战争就更真实了。

有时弟弟坐在楼上,我来攻城,由于兵器质地关系,碰不出激情的呐喊,我们只好自己学学口技,除了哼哼哈哈的厮杀外,就是兵刃交接的呯呯磅嗙。被砍伤了还得记得“呜啊”一声,然后很慢很慢的“死去”。但通常我们都忘了怎么“死”了,也许是因为日本漫画对我们影响太重了。

你知道《七龙珠》吗?这就是典型的,好人不管被打得多惨,最后一定会胜利的例子。年幼的我们就是这样成长的。有趣的是,《七龙珠》虽然暴力,但,作者很少画血,不管被打多惨,都只是擦伤而已,不会像现代人那样爱看大量的喷血(《300》是个好例子)。

那么守城怎么能只用短兵呢,一定要有远程武器,所以另一样宝贝就出炉了。我们这一代,老是听得父辈童年时代的弹弓啊、蟋蟀、小鸟啊之类的,其实我们自己的,也是童年、也叫童真。我们只是比较室内,但胆子还是大的。就比如说一个短弓的制作,最重要的材料还是要太岁头上动土的,那宝贝叫做“藤条”,这就是通常拿来亲我们屁股、掌心的宝贝。因为藤条弹性好,两头系了绳子,就是个弧形短弓了。再搭上另一支“没羽箭”,就完成了。拿着弓箭,虽然因为虚拟的天太矮了而坐在城楼上,但视野依然是势如破竹,架势仍然威风凛凛啊。

有时候,武器店缺货了,那就得肉搏,往往这类型的杀伤力较大。你也知道的,我比我弟弟大六岁。故此,我经常被长辈拖出去训话。弟弟的第一次被缝起来也是当我们在床上跳来跳去的结果。

又说床,对,床对我们兄弟俩不只有数不完的童年睡意与梦幻,还有更实际的游乐意义。据说我爸妈的床是方形的双人床,床褥质地坚硬、良好,且富弹性,最适合充当擂台使用。请注意,当时我们是不看WWF的,但擂台的意义我们还是能从别的电影情节中略知一二。所以什么甩啊、跳啊、扭打,基本动作都具备了。

我们的打斗并不简单,往往是有招有式的。这一点上,金庸的贡献最大。那时,还没学会看武侠小说,但金庸这两个字可不会不知道,因为武侠港剧是一部接一部放映的,有时刘德华是杨过,有时候又变成了古天乐,但最可怕的还是某天发现李铭顺也成了杨过,所以那些混乱的情节都被动作给取代了。

似乎每个孩子,尤其是男孩子,都爱打架,或者和同龄朋友一起嬉耍,或者自己幻想着战况。之前都说了我们两兄弟的战斗,可有时弟弟不在、抑或者睡着了,自己一个人,还是得玩的。就说某天,我们家篱笆旁多了两杆铁棒,那可是比圣诞还快乐的礼物。

那时阿嬷还非常健壮,我就爱在黄昏时分,当阿嬷细心浇花的时候走到屋外,篱笆内,拾起其中一根棒子,抡起来,因为万事都有阿嬷罩着。一个人玩趣味依然,可以玩的更放,模拟更多或创造更多拳法、棍法。我想也因为这样,老妈子以前才会带我去学拳,但游心未定的我,只学了一套“五步拳”就肆业了,想想也怪可惜的,如果练下去,也许身材不至于现在这么走样。

童年不需要谢幕,也不需要羡慕,我说啊,心智偶尔幼稚的时候未必就是无聊透顶的事。只可惜那张双层堡垒被老爸剧成两半了,不然还可以再干几次男孩版“家家酒”的勾当。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看你的blog blog真的很享受哩!若你是我弟弟或哥哥就好了,那么我们就可以一起玩“打仗”了。哈哈。。。我很好玩的!

谢谢你在宁致居的分享,每次很累或想透透气时,就会看你的blog,也似乎成了我的习惯。哈哈。。。

很喜欢看别人的blog,不是因为想偷窥别人的生活,而是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个个人生故事宝典。透过阅读故事,能让自己的想法更开阔。

但因为你不懂我有看,所以我心里还是很愧疚,觉得自己在偷窥别人的生活。既然你提及那个赞你头发很可爱的人,那就趁这机会好好感谢你啰!哈哈。。。


愿你这个学期也一样Happy happy!

piggytyx said...

谢谢你啊,可爱的人
哈哈
什么愧疚不愧疚的啦
那天你说了,我不就懂了咯
感谢各位“读者”~
哈哈

Pianist said...

你有很多“隐藏读者”哦。

传侠 said...

哈!
突然让我想起小时候打架的情形~
很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