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January 2008

我们的Kukup之旅

故地重游若有故人陪伴,谁感寂寞?

比赛隔天便是Kukup之旅了,前一晚虽没去庆功,但为了旅行时不为病痛所累,也是值得的。后来得知大家吃了火锅之后纷纷不舒服便觉得又好笑、又庆幸。

早上,坐老爸车来,自己一个,也没去问佩君她们,总得她们已经不需要我了。我对于她们的角色,就从一个很好玩的学长,到很凶的理事层人物,到毕业后会开车的司机,到现在无关紧要的uncle,就此而已。所以,想关心,却不去关心,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态。

到学校,我已经算是蛮迟的了。我们一坨团友,很不服约束的在那里闹着,还兴奋于前一天的冠军美梦,以及大大版的报道。看得出盈洁很头大,因为我们太倚老卖老、淫威横行了,真是不好意思。10点准时开车,我们被分到bus A,和高三的一起坐。车上没什么消遣,大家一开始显显的,睡的睡,玩牌的玩牌。前面的电视机播放着演唱会的纪实录影。

突然小车长慧洳,用我所形容的那种,很尴尬的笑容,小小声地说:喂,你们不要酱显显的叻。我们来唱歌啦,谁要唱歌?团友就是不一样,就是会搞气氛马谣新人——赖廷源!就这样,一个个都被我们推了出去,氛围开始热闹了起来。

愉雯还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你们以为筹委请我们来做什么的,当然是要我们全力整你们高三的啦,不配合你们会死到很惨!

历尽两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在烈日旭照下抵Kukup水乡接我们的是第一项游戏——“撞撞。团友们的矜持就是尽量不玩,哈,虽然有点扫人家的兴,但看大家玩也很开心,照顾大家安全也很重要。总之,大家就尽量陷害高三、玩高三、整高三,这也许就是爱高三的体现吧。

午餐,在一家很简陋了的店面解决。共七桌的人,人数超。团友十二人一桌,非常明显的,菜很不够吃,尤其当岳宏、廷源、伟献、筱蕾等一起出的时候,就连饭也是不够的。


吃饱(真的?)了,我们就各自玩游戏。先玩名字Tempo”,然后玩器蹲。有够搞笑的咯,然后发现岳宏的反应是有慢到的,一下子就丑三,要和鱼头亲嘴。下一个呢,就是伟吉咬鱼尾还有筱蕾脸塞泡泡。

北京度假屋是我们的目的地,原来就是前年我们到的那一间的隔壁。虽然设备没有上次的好,但毕竟有另一种体验,加之可以看着隔壁怀念从前。大家由活动。我先是躲在房里和升伟、美君还有廷源玩“Bridge”,然后冲了凉跑出去打麻将同样的,我们团友还是没有参与下午的那项游戏,兀自玩自得。

也许真的有一点无趣,我和岳宏跑了出去,想看一看海、拍一些照片。乱走乱走的,碰到很凶的狗、碰到很顺手把废物丢下海的建筑工人还有一两间庙。其中一间就在尽头处,风景不错,我们便开始拍起照来。技术很差,拍得很烂,还被岳宏笑,真

晚上是睡衣派对,我呢,第一没有睡衣,第二太迟被通知,所以和大家约好一起不参与。派对开始,哇,真的有好多好多色调、款式的睡衣,几乎所有精彩的都在女生身上,唯有Brian一人独占男生之头。

晚餐与倒数之间是蛮无聊的。打麻将的打麻将、唱K的唱K、玩牌的玩牌,我无聊到跑去房间躺着发呆。不过想想,静一静也很好。我呢,怕孤独且容易孤独,就是那种最难搞的、最白痴无聊的男人。加之,我患了FYC情结,更是微妙的荒谬,不可理喻之极。

倒数开始咯,要和2007说“掰掰”了。哇,一年又过,又长一岁了,与合唱团的距离又加多一级了,这是成长的感慨啊。筹委们买了大型的烟花,由小猴子来点。2008年的第一刻,我们用瞬逝的烟火来点缀,希望那绚丽的纹路能够预言更灿烂的明

(像不像 A Tempo呢?)

拍照、拍照,难得借了老姐的相机,怎能不拍照?借着拍照的机会,和一人说了说话。大家都好忙,没什么机会说话。这一夜,本来想找一个人谈天谈到天明的,只可惜都太忙了。我坐在太师椅上,不觉就睡着了。谢谢美君替我盖被~

没一会儿,又醒了,木椅子不好睡,又没人能聊天的,真可惜。那一年,我们在阳台上、渡头边,不是聊得很愉快吗?怎么这次找到没有人

第二天清早,被一阵笑声唤醒。厕所排水口的光线提醒我东方已白,而那阵笑声,便是一夜不眠的人,坚持的延续。早餐,马马虎虎解决了,油条配粥。没什么老人家醒来,我一个人坐,其实并不孤单,真的。不过还是谢谢慧洳邀我入座,毕竟老人家有时插不进人家的话题,让人家冷场了也不好。

待到大家都赖好床、吃了早餐后,康乐活动开始。我和岳宏被分到第五组,玩了几个游戏,还拿了第一名。怎么会这样呢?明明传水的时候浇了世政一脸的水、撒了一地的饼干屑、颜色配对那关还杠了龟,还以为算错分了呢。

午餐,来到上次那一家吃,什么“龙皇海鲜”的。犹记得上次被自己弄到很孤独寂寞,就一直缠着怡廷她们,真好笑。像这次跟着本级的,不是很好玩吗?哈哈,以前真作孽。吃了午餐,大家回去准备卡拉大赛。走回度假屋的途中,岳宏请我和升龙吃冰淇淋,还被一位不知名的小学妹说成是最老样的,真的难过三下……

唉,被陷害了,团友原来不必唱的,可是可恶的老牛叶玟妘竟然陷害我,还让我唱《小情歌》!都没什么声音了,还要去丢脸,不过心里还是有另一种念头。佩君唱《丝路》,还真的是第一次听她唱流行歌,才艺竟然是那首“熊熊歌”,是有可爱到的咯,哈哈。然后金兴pattern超多,唱《我真的以为》居然穿到像变态,不过第一次听他这么认真唱,还真的很好听,而且是很温柔的哦~他们三个bass的才艺叫做“低八度唱《三轮车》和《客人来》”,真的炸到我们。祎凡的才艺也一级棒,真的是参立彬太久的结果,哈哈(开玩笑的啦)。

彩霞是我们团友队的第一代表,她唱《Super Star》,全场气氛沸腾。玉君的点评是“你的律动很好,全身每一块肉都在动”,真是超绝的。蕙丝说:“加油!…………嗯,还是不要加油比较好。哈哈。”超爆笑的咯。

我等了好久,等的都有一点紧张了,因为被排在后面很压力。幸好不是最后一个,我是最后第二个。《小情歌》我唱得还好,没有破音,真的谢天谢地。才艺呢,原来大家要我唱《半个天使》的,不过,自从那天爱上《凤凰花开的路口》的后,就很想唱给大家听,所以呢,我还是坚持了。用吉他拿音,弹了个C major,原来应该拿do,我却拿了mi,所以唱得太高了,还好假音还在,不然就糗大了。希望大家都听得出词的内容,词的那种内涵,那是我的一种寄托。唱完了,我有一种满足的感觉。

最后是伟吉和芊琳的合唱。伟吉带来扮丑四连拍,真的很丑,哈。我们团友来这边都不懂扮了多少次丑了,还被小孩子笑我们pattern多多。

比赛结束,我们团友坚决不参与比赛,“我们只是唱 爽的~”其实,如果拿不到别人投的票,又会难过、又会丢脸,还是站在局外比较好。成绩揭晓:智屁冠军、金兴亚军。就这样,娱乐活动就此结束。

接着,到了高三讲话时间。上次欢送会已经说了一轮,这一次是补充。祎凡说了很多,看得出她做团长承受了很多压力,尤其她很了解我们这些团友,更容易从我们这里得到压力。总之呢,讨厌一个人你可以找出他的一万个缺点,但如果试着去找出他的优点,你会觉得其实这个人并不讨厌。

晚餐,最后的晚餐,我们还是一样,像饿狼一样,所有的菜都扫到干干净净。还到处去抢食物。忽然我发现,现场有六位Tenor部长,所以提议拍照留念。我和亿达就一起去找了培勤、伟杰、锦鸿还有锦淞来拍照。都怪我,掀起这一风潮,大家全都喊“历届XXX来拍照!”不过也好,在最后时刻,大家都留下了很多念。

归程,我们团友被派去和小孩子坐,因为高二要和高三在一起。以前的我们也一样。我们继续我们的Tempo游戏,从水果到“搞味”到海产,真的是笑死我们了。玩这个游戏真的会“消声”的哦!

最后,老的一起唱歌,小的听。唱了好多陈老师的作品,还有一些“30”的金曲。很感动、很感动。芊琳、思燕都哭了,我也一度有哭的冲动。毕竟这种感觉不是天天有的,也不是年年有的,更不是随便有的。就这样,我们的歌声定格在抵达宽中的前十秒

终于该回家了。看着大家依依不舍的样子,心里感到很安慰、很温馨。我说啊,毕业的,欢迎加入我们团友团,大家一起要常常回去哦。然后问佩君他们:“怎样回?”“不知道哦。”“喂,毕业了,要懂得怎样解决一些事了,不然怎样照顾别人。”“啊,我是柯佩君,我高三毕业了,可是不懂怎样回家……”“哈哈

唉,真是笨蛋。就这样,老爸载着我、锦淞、启鸿、忧郁的Kenny、还有生病的晓燕回家了。虽然只玩了两天,却感觉玩了很久,就这样,我在合唱团第二次的Kukup之旅画上了句点。点点滴滴都值得玩味、珍惜,字字句句都在回响过去、呼唤回忆。

谢谢筹委的用心、也谢谢筹委让我们这些旁观者走入棋局,这份跨年的礼物,真的是再好不过的了。FYC The Best!!!

1 comment:

uncle said...

Kukup之旅很开心,特别是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大家又能聚在一起。。。
今年底要是没去Kukup, 我们就自己办个聚会吧!

大家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