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anuary 2008

Mummy 同我 QQ 毛

今天我的“辣妈”——伊琳大驾光临,参加“盘古”的团圆饭。知道消息了,怎么能不去见mummy一面呢?上楼借了脚车,东窜西走,翻山丘越微岭,吹乱了一头散发,狼狈地见了老朋友一面。



哦,人家在团圆饭叻,一个生人介入,怪别扭的。



果然,有种莫名的尴尬弥漫,稍坐了15分钟就走。马来人还顺便送我一点小礼物,受宠若惊,只好答应帮她“宣传宣传”。嗯,放心,包在我身上,情人节前,没问题。

Mummy瘦了,看来是那场病的余伤。几个月不见,头发越发长了,跟我一样,只不过人家更漂亮了,而我呢,更苍老了。Mummy还烫了头发,QQ的,却不像我的那样杂乱不堪。Mummy还安慰地对我说:“你长肉了……”天啊,那是轮胎吧~

这时,“冤枉~”,一听就知道是谁了,“做末你酱好品种生这样的XX出来,冤枉~”前妻真的怕大家听不到,嗓门子挺高的,我怀疑她吃醋了。还好Mummy极力维护,我也随便顶了两句,不要理她了。

哦,15分钟也到了,不打扰人家了,借着电话响逃离了尴尬,挥挥手,大概又不懂几时会再约出来了。跨上脚车,摇啊摇,到篮球场去减肥,同焕鑫那一帮人,摸黑打球。

湿了一件衫,蒸发了一层汗水,回到房间,便开始回忆刚才的事情了。倪老师说,距离成美感,回忆性散文那是最容易写得好的。所以啊,我想,我所做的,都只是回忆性记录而已,不堪算得上是“散文”(虽然文体是挺“散”的,框架、内容,也都很“散”),总之因为都不好嘛。

1 comment:

uncle said...

我好久没见到她了。
毕业后,女生嘛就越变越漂亮; 男声不是老样子就是越来越老样。

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