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anuary 2008

周记一则

这个星期,为两大美女庆生,她们是欣微和美慧。



那天刚过了MSD,全身是酸麻无力的,我们在华裔馆前的喷水池小小玩了一番。我们一票13、4个人戴着报纸制的面罩,当真吸引抑或吓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游戏在一个小插曲中结束——满地的面粉引起保安的注意,我们敷衍了几句,也都“下放劳改”一下,狼狈的大学生啊。切蛋糕仪式后,我们也已收拾干净,唯独草地上一对小情侣不甘寂寞、正大光明地亲热。我说啊这是特地为欣微表演的节目,我们研究了许久,它们也不觉得尴尬兀自快活,我们也不该睁目以对,就散了。夜深了,疲惫。



第二天我们小后羿也与“beast star”一同进餐,唯缺了一张生日卡,那就该我的不是了。就太懒了,收集不齐也来不及完成,对不起啊,不过一定比诗胜的那张来得准时。

星期五晚上,我们集合在Hall 13的半圆剧场,等待着美慧的到来。那蛋糕是我买的,本来只想买普通的蛋糕,可后来一见钟情地看上了它,简直就是美慧的化身缩影嘛(事后才发觉不很好吃,不好意思啊~)。气氛有点怪怪的,因为也没有预备什么节目,只好让寿星婆自由发挥,表演了几项魔术。魔力果然不同凡响,堪称“大卫王”的呢~

星期六,就不能不提一提了。由于诗胜的馋嘴,拖了傅珣、钰钧、慧雯、子惠还有我一起去吃那天我和玟妘他们一起吃的那一间点心店。吃什么就没什么新鲜可言了,就上次那一些,只不过再次证实叉烧包是好吃的。


这一天,也是傅珣所谓的“新加坡走透透”日,真的让我们“走透透”了,透了衣服、透了方向。一开始,174的司机指了一条好路让我们走,晃了好久才抵达那“美丽华”大酒店。接着我们走入克拉码头,在烈日与乌云搏斗的灰蓝天色下,边逛边拍照,俨然一群外国游客(某种意义上是,也不是)。


这趟出门并不只为了吃,其实还有更高级的娱乐活动——参观博物院,的确,相当高级。听说是什么古希腊雕像的展览,法国罗浮宫运来的宝贝。入门票,4元,130件雕塑、浮雕、器皿。哦,也许是时代太久远,抑或与之没有深层的文化联系,我们激不起什么感慨。不能说没有,只不过不是历史的感慨,而是,一,没能和像衣老师这么博学的人一起参观;二,罗浮宫的珍宝都没有送来,这一类的感慨。我们就这样草草地蔑视了几千年的文化,真不应该。


(他就是传说中性感的阿波罗太阳神,据说他正在捉蜥蜴~性暗示?)

怎么说,来回这博物馆也折腾了不少时间。问了好多人,对的错的近的远的都走了,一把把汗流才完成的路程。看来那乌云是被打败了,屁滚尿流那一种。怎么说大家都出自一番好意,我也常给人指错路,也怪惭愧的,那叫多此一举的好人。最后我们也还是托了一位小姐之福才顺利抵达Bugis的。

周末的新加坡市中心,真的不能来,来了就可以体验人口稠密的痛苦,也就是俗话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挤啊挤,我们还是挤到楼上去拍大头贴,喂,我和子惠的第一次哦。原来这么紧张的啊?先是看不懂的日文,然后是催人的倒数,还有乱七八糟的画画。真是眼花缭乱,不也难怪风靡了这么多年。



6点多了,我一个人回去,又到处问路,终于在友善的印裔同胞指点下顺利到达。今天印证了一句老话:“路就长在嘴上”。一路通畅,竟来得及不“迟到”。看了室内接下来的时间表,又是一个忙碌的季节。看来要学鲁迅“呐喊”了,但也要记得“彷徨”,不然也只能像“野草”一样,任人“故事新编”罢了。

吃了宵夜回家,坐Kenny的车,看来接下来的许多星期六,都要劳烦人家了。

4 comments:

yitjun said...

哈哈,昨天真的很开心一下~~
我们的新加坡走透透之旅成功!!
不过,你第一次拍的大头贴很好笑:D
傻老一个,哈哈~~

fish said...

走透透!
不過好開心丫~
呵呵 子慧說你的照片都怪怪的 啊哈哈哈

h@nDs0m€ aIR gIrL -,-" said...

咦,不好的咯,自己去玩……
把小柯南都抛弃了.
而且还四女供奉一夫!
不过好像真的好好玩到……-.-"

ps:诗胜比较像拿东西的小弟,所以不算。^^千万不要跟诗胜讲咧!

piggytyx said...

哈哈
诗胜听到会哭的哦~

没有抛弃你们啦,哎哟~~